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晚上和奶奶搞几次,大哥,用力插我的小比比

晚上和奶奶搞几次,大哥,用力插我的小比比

2021-02-17 16:03:57博名知识网
老贾卓点点头:「我没时间,让郭叔送你去。」他招手让在屋檐下等着的郭述:「把迎迎送到城里去。」然后一个人开车走了。(十一)在玻璃之城的夜晚,灯光五颜六色。魏等在李白门口,穿着一条肩带裙子,嗅着周围有饮料

  老贾卓点点头:「我没时间,让郭叔送你去。」

  他招手让在屋檐下等着的郭述:「把迎迎送到城里去。」

  然后一个人开车走了。

晚上和奶奶搞几次,大哥,用力插我的小比比

  (十一)

  在玻璃之城的夜晚,灯光五颜六色。

  魏等在李白门口,穿着一条肩带裙子,嗅着周围有饮料。

  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头:「流氓,你在看什么?」

  惠惠没有反抗,只是笑了笑。

  我上下打量她,说:「不对劲。」

  「盈盈,我恋爱了。」她的眉宇和眼角都充满了春风。

  我撅嘴:「哪个倒霉鬼?」

  自从上大学以来,惠惠已经恋爱三次了。每次她都开始抱怨无聊,然后喊我要自由。然后,男的成功成了妾,她继续和我厮混。

  「杨。」她微微一拧:「上次见面后,他打电话给我……」

  我想了一下,勉强点点头:「他还是成功的。」

  她就像幼儿园拿着糖的孩子,抱着我玩。

晚上和奶奶搞几次,大哥,用力插我的小比比晚上和奶奶搞几次

  我看着她的表情,知道这次她真的摔倒了。

  我们去一楼看衣服,惠惠饶有兴趣地带我逛男装:「他穿这个好看吗?」

  她指着售货员:「他这么高,不胖不瘦。他应该穿几号?」

  女售货员很有礼貌:「小姐,你可以看看这个。这个尺寸合适。」

  我站在一边,慢慢看了一会她脸上的幸福,然后向她指了指正确的方向。

  惠惠点点头:「去吧。」

  我一个人走到对面柜台看商务男装。

  衣着光鲜的推销员立刻走上前去,低声说道:「晚上好,小姐。有什么事吗?」

  我轻声回答:「我先看看。」

  她点点头:「你看看。」

晚上和奶奶搞几次,大哥,用力插我的小比比大哥

  安静华丽的奢侈品牌,明亮灯光照射下的深棕色原木窗户,整齐的一排排西装衬衫,还有淡淡光泽的精细面料。

  几个客人走了进来,低声交谈着。

  过了一会儿,惠惠手里拿着两个大包向我走来,饶有兴趣地跟着我:「盈盈,你怎么突然想看正装了?」

  她补充道:「我们马上就要毕业了,杨需要正式着装,以便在一家公司实习。」

  她偷偷看了一眼价格,惊呆了:「这么贵。」

  我把她拉了出来。

  惠惠拽着我的手:「女装在三楼,你怎么来了?」

  「随便看看。」我问:「你买了吗?」

  她点点头。

  我说:「那我们吃宵夜吧。」

  惠惠想:「你不看吗?」

  我摇摇头。「累了,改天吧。」

  惠惠和我并肩站在一起,在我身边蹦蹦跳跳,他的包闪烁不定,他一直和我说话。

  心里微微有些凄凉。我结婚了。我甚至不知道我丈夫穿什么衬衫。

  一天晚上,贾卓下班回来。

  我在客厅看电视,看麦昆的作品展示,看这位才华横溢的设计师英年早逝,时尚界掀起了一股对英国阴郁的怀念之潮。

  贾卓坐下和我一起看了一会:「嗯,你喜欢他的设计吗?」

  我直接回答:「我喜欢他对待生活的方式。」

  他微微有些惊讶,然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好像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童心玩笑。

  「贾卓,」我突然低声说,「让我看看你的衣领。」

  他眉心疑惑:「为什么?」

  我咬着嘴唇傲慢地回答:「我就是想看看。」

  他笑了笑,顺从地低下了头。

  我俯下身,看到他干净的黑发,干净的脖子,皮肤纹理和线条。我伸手轻轻打开他衬衫的领子。

  我只是想看看他穿多大的。

  他的头发微微竖着,身上夹杂着硬纸和淡墨的味道,好温暖。

  我屏住呼吸,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分不清此刻我在哪里。

  米黄色的沙发,透明的茶几,淡雅色彩的宽敞客厅,都已经走进了虚空,留下我盯着旁边的男人,突然以一种僵硬的姿势。

  短短几秒钟,我感觉自己的心碎成了美丽的花朵。

  「好的。」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像在说话,慢慢的把手抽离,醒了。

  我的眼睛不由得怔怔地看着他。

  他静静地站了起来。「我要上楼了。慢慢来。」

  我走到饮水机旁拿起一大杯水一饮而尽。

  内心最深处的渴望,看到沙漠中海市蜃楼绿洲永远达不到的渴望。

  初秋的夜用力插我的小比比晚,我的皮肤一寸一寸裂开,褶皱里全是细小的碎屑。

  第二天,我在家。开学的时候高三,即将步入社会。我知道我不能再这样玩了。

  睡个好觉,起床,整理课本,整理设计图,然后邮件联系实习单位。

  我忙的时候听到门铃响了。

  我下楼看到电子屏幕上的人,门外的女士们,时髦的短发,闪亮的DIA耳环,穿着精致的西装裙,原来是贵客。

  我打开门,不知道怎么叫她。周围的人都叫她林经理,但我听到贾卓私下叫她姐姐,她的话在嘴里打转,但她只能害羞地笑。

  她看出了我的想法,淡淡地说:「大家都已经是一家人了,贾卓叫我大姐。」

  我只好顺着她的话,礼貌地叫:「大姐。」

  邀请她进屋,我问:「喝什么?」

  林宝荣微微点头:「咖啡,谢谢。」

晚上和奶奶搞几次,大哥,用力插我的小比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