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abo高h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abo高h

2021-02-13 06:20:11博名知识网
掏出裤兜里的手机,隔几分钟打一次何玉玲的手机号码。临近下班,也没打通何玉玲的手机。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站着腿疼脚疼,抱着我的山羊。下到地下停车场。何玉玲提着一个行李箱。从远处传来。何玉玲提着行李箱,意思是她想和卢亦舟住在一起。卢一舟心

  掏出裤兜里的手机,隔几分钟打一次何玉玲的手机号码。

  临近下班,也没打通何玉玲的手机。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

  站着腿疼脚疼,抱着我的山羊。下到地下停车场。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abo高h

  何玉玲提着一个行李箱。从远处传来。

  何玉玲提着行李箱,意思是她想和卢亦舟住在一起。卢一舟心情比较好。

  何玉玲走到卢一舟跟前:「怎么了?」

  正文第1083章更多意见

  卢一舟想问何玉玲为什么要和顾新华出去。

  却又怕何玉玲生气,转身离开。那你可能要和何玉玲分手了。

  压住怒火,把何玉玲口袋里的行李箱放在汽车后备箱里。

  何玉玲被推进副驾驶位。他坐在主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

  何玉玲猜到卢一舟已经回公司了,知道她和顾欣怡出去了,问:「你生我的气吗?」

  卢一舟火了:「你怎么出去这么久?」

  「我和颜心怡一起去见了客户之后,就回家拿了行李箱。」

  「以后不要和古新华单独出去。我不做他的事。」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abo高h

  何玉玲转身推门。

  卢一舟挽着何玉玲的胳膊说:「什么意思?要不要和他复合?」

  「那是一个大客户。我是为公司做的。我不想和你争论。」何玉玲觉得卢一舟太小气了。

  「我们和好吧,好吗?」卢一舟抱住何玉玲:「我站在楼下等你,等了四五个小时,一直打你手机,都打不通。我赶时间。」

  何玉玲估计他手机没电了,就在益州路站着等了她几个小时,也就没在意。

  伸手给卢一舟揉揉腿。

  卢一舟双腿放松,心情好转。

  开车的何玉玲出了地下停车场。

  在前面路口转弯的时候,何玉玲看着楼下的一家药店,想起了龚提醒她的话。

  「你是在家里买的吗?」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abo高h

  「我们快结婚了。加入门,双喜临门,不好。」卢一舟认为何玉玲是多余的。

  何玉玲坚定地说:「我们还没结婚。我不想婚前怀孕。」

  何玉玲坚持要采取措施,就是不想要孩子。

  卢一舟心中的怒火还没有消散。这时,何玉玲的话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他把车停在路边,侧身盯着何玉玲。

  「上次我们什么都没做,感觉很好。你今天为什么出去和他一起回来?你的意见越多?你不想嫁给我吗?」

  如果你继续争论下去,你不会得到好结果的。何玉玲决定和卢一舟一次性澄清。

  」卢一舟道。你开车前发脾气了。我能容忍你是因为我知道你在担心我。但是我现在很讨厌这个话题。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我不想按你给我的规则生活。你忘了尊重我。」

  卢一舟没想到何玉玲对他评价这么差。

  「你必须相信我。我是管事的。」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和顾欣怡复合吗?」

  卢一舟当然想知道:「为什么?」

  「他曾经答应过我很多。但事实证明。说那天晚上分手。第二天一早出国。我需要保护自己的措施。」

  「我们明天登记结婚。」

  「我还没见过你的家人。如果几个月后我怀孕了,你们家不同意我们?」

  沉默了几秒,卢一舟说:「我买。别走。」

  「嗯。」

  卢一舟把车停在高楼边的停车位上,下了车,往边上走了三百多米,进了一家药店。犹豫了几次后,他买了他想要的东西,很快放进了裤兜。

  「小姐。我想买感冒药。」

  卢一舟回头盯着说话的女人,脸色变得abo高h更难看了。

  说话的女人就是那个在钟表店故意摔倒,给何玉玲和丁先尼赔偿名牌包的年轻女人。

  卢一舟大步走出药店。

  少妇问卢一舟:「你听我解释。」

  卢一舟冷冷说道:「戴镜春!五年前,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想再见到你。」

  」易周道。我和老公离婚了。我爸病重。听说这里的医院治疗水平很高,就带我爸来这里看病。我不会打扰你。我只求你不要生气。」

  卢一舟一直往前走。

  代美纯跟着李一飞-周露,靠近李一飞-周露的前面,看到何玉玲靠在李一飞-周露车的副驾驶位上。

  立即停车,掉头往回走。

  何玉玲看着屋顶在想,所以没注意到戴敬春。

  卢一舟开车走了。

  代靖心里纯发誓,一定要把刘一舟从何玉玲手里抢走。

  卢一舟有开车不说话的习惯,所以何玉玲没说话。

  进入李淳风社区。卢一舟把车停好,拎着何玉玲的行李箱,扶着何玉玲回了家。

  何玉玲见了卢一舟很不高兴:「你还生我的气?」

  「没有。」卢一舟拉着何玉玲的行李箱进了主卧。

  何玉玲觉得无聊,坐在沙发上,想着她和卢一舟的关系。您想继续吗?

  何玉玲没有进主卧,卢一舟这一次才意识到自己真的触及到了何玉玲的底线。

  出到客厅,看着何玉玲沉重的脸。

  他知道自己和何玉玲的关系到了一个关键点。走到何玉玲身后,伸手抱住何玉玲。

  「对不起。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以后也不会再这样了。」

  卢一舟道了歉,何玉玲不想再吵了,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不能做一个顺从的小女人。我父母只有一个女儿。如果我出事了,父母老了,没人照顾。所以,我得非常小心。还有,我爸妈从小就教我要独立。如果你不能接受,我们就……」

  卢一舟抱住何玉玲:「我能接受。咱们好好沟通一下,好不好?」

  何玉玲对卢一舟深情:「我饿了。」

  卢一舟也想找点事情缓解一下何玉玲的心情绪:「我去做饭。」

  为了避免尴尬,贺愉灵去洗手间,关门,坐在马桶上。

宝贝你可真是个小荡货,abo高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