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

2021-01-14 02:23:44博名知识网
顾建业紧紧地攥着撬棍,听着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双手收紧,额头渐渐开始冒汗。毕竟没人知道外面有几个人,但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出发,门口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叫声。「来,来抓小偷。」是他妈的声音,顾建业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估计是翠花在模仿他

  顾建业紧紧地攥着撬棍,听着门被轻轻打开的声音,双手收紧,额头渐渐开始冒汗。毕竟没人知道外面有几个人,但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出发,门口就传来一阵刺耳的叫声。

  「来,来抓小偷。」

  是他妈的声音,顾建业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估计是翠花在模仿他妈妈,毕竟周围的人都知道,是最高最他妈的语气。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

  顾建业没时间吐槽。他听着陌生人痛苦的叫声,拿着撬棍冲了出去。他看到一个黑衣人捂着眼睛,手指在不停的流血,而另一个人小心翼翼的保护着他。当他看到顾建业拿着撬棍冲出去的时候,他立刻准备带着自己的工作离开。

  可惜还是太晚了。整个招待所都被苗翠花的声音惊动了。同样在站岗的余坤成飞速冲出了大门。他的房间恰好在顾建业对面,两个小偷一下子就被堵了个正着。

  「怎么回事,小偷在哪里?」

  这个年代的人还是很热情的,尤其是遇到小偷变态的时候,几乎是有求必应。其他房间的男住户都手里拿着武器走了出来,立刻封锁了这条路。那个看似受伤的小偷失去了战斗力,但另一个人眼中闪过一丝狠辣,不顾同伴。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刀,准备冲出去。

  「啊——」

  又是一声尖叫,翠花趁小偷不注意,啄了他的右眼戴上,他的同伴正好做了一对。

  「哎,鸟家人好害怕,你要好好保护鸟家人。」做了一件大事之后,翠花瞬间就装怂了,那个又软又弱的冲进了顾建业的怀里。当时它模仿顾雅琴的声音。

  顾建业一口气没提,被这出戏的精髓差点晕过去。

  大套(捕虫)

  「啊啊啊——」

  两个想偷东西的贼捂着脸,恨不得嚎叫。他周围的人手里拿着武器。他们此时也面面相觑。他们看了一会儿顾建业怀里红绿头发的小鸟,说话很奇怪。他们看了这么脆弱的小偷一会儿,却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顾建业和余坤成住在一起,叫来了招待所的工作同志,讨论处理方法。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

  今年的交流不是很方便。好在齐化县这家招待所还配了座机,拨了好几次。我终于拨通了公安局的电话。没有四轮车。这个公安局和招待所只是两个方向。大约20分钟后,这个公安局的同志匆匆赶到。

  他们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小偷,浑身是血,被困在饺子里。因为疼痛持续的时间太长,他们麻木了,除了轻轻的,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

  这年头,人们讨厌这样的贼和变态,也没什么好可惜的。即使这两个人被翠花鸟啄瞎了眼睛,那些人也不会同情他们。当他们被绑起来的时候,拖着踢着是正常的。当两个小偷看到警察来了,他们甚至觉得可疑,松了一口气。

  姗姗来迟的警察听着看着整件事经过的居民的话,一边做着记录,一边让其他同志把这两个小偷带到医院简单治疗。

  「这两个小偷一看就有前科。你看他们手里都是刀,脾气可恨。要不是那只只会说话的鸟,我们早就受伤制服他们俩了。」其中一个围观者说。

  「就是,半夜,我们突然被一个老太太的尖叫声吵醒了。出来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的时候看到其中一个贼瞎了,另一个贼拿着刀,威胁说要看着上锁房间的住户!」另一位围观者补充道。

  「对了,当初提醒我们的老太太没看到她的身影。是不是被打死了!」那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他的话音刚落,招待所里就有了小小的轰动。现在会是一套简单的衣服。住在招待所大厅等警察过来的基本都是壮汉。根本没有老年妇女,考虑到刚刚发生的场景,似乎也没有老年妇女出现。

  「今天我们的入盟名单上唯一的女子是被盗的顾同志的女儿。她才五岁。」招待所值班的中年妇女今天值班的时候看着新房客,没有看到老年妇女留下来。

  所有人的身体突然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半夜,一阵通流吹了进来。鸡皮疙瘩抖了一地,胆子也小了点。他们完全想过去一个鬼地方,摇摇他们的腿,其中一些人在他们心中是毛毛。

  「你在找鸟吗?」翠花鸟从顾建业的衣服领子里钻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这个刚刚提问的成熟男人。当时模仿的是苗翠花的声音,与尖锐的哭闹声相吻合。

  剩下的两个警察很惊讶。毕竟是第一次看到说话这么灵活的鹦鹉。其他人更加惊讶。他们刚刚听到鸟在说话。好像不是这种语气。

  「讨厌,建业,你看他们都这样看鸟,看到的鸟都害羞。」

  翠花娇滴滴地走到顾建业的怀里,缩了缩。此刻,它模仿顾雅琴的语气。

  顾建业额头青筋直跳,告诫自己要温柔,不要暴戾,可心里的怒火还在往上冒,根本控制不住。

  这种没脸没皮的鸟,还敢说自己害羞,简直是扯淡。

  「我们家这只鸟路过 。以前我喜欢模仿家里人的语气。刚才老太太的声音是我妈。」顾建业解释说,至于他背后的声音,是他媳妇的,他就不说了。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

  「半夜听到门锁的声音,我把防身用的铁铲拿到墙后面。我们家的养鸟人非常渴望。你知道,我家有两个孩子。它看到两个小偷拿着刀。我怕伤了屋里的两个孩子,一下子把那两个人的眼睛都砸了。」

  别看顾建业的心和嘴,但其实他对这只怪鸟也有感情,尤其是今天,没有他,面对两个持刀的壮汉,他没有把握全身而退,所以在心里,顾建业还是很感激的。翠花鸟的。

  不过,这些感激他自个儿在心里想想就行,是绝对不会表达出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来的。

  现在的鸟已经够操蛋的了,要是他再夸两句,那鸟得膨胀成什么样子啊。

  「鸟是社会主义接班鸟,打击违法犯罪,人鸟都有责。」翠花鸟还是很乖觉的,它在顾家包吃包住当主子的日子过得还是很欢乐的,尤其是另一个翠花,简直就是它的知音至交,它可不想因为伤了两个小毛贼,成了史上第一个被抓到监狱里服刑的鸟。

  那比它拍得那张秃顶照,更让鸟不开心。

  公安的同志惊讶于这只鸟的机灵,古有忠狗护主,现在多了一只忠鸟,似乎也不是一件多么让人吃惊的事。

  这年头对违法犯罪的量刑是很重的,拿偷窃罪来说,在三年饥荒时期,因为粮食的危机,出现了很多偷窃,抢夺粮食的恶性事件,为了控制事态的恶化,偷窃罪的量刑尤其之高,顾安安就听说过当初红星公社的一个社员家里的粮食被偷了,最后查出来是几个城里人干的,八十斤粮食,主犯被判了十五年,两个从犯一个被判了十年,一个判了八年。

  那三人都被送往了更北边的农场进行劳动改造,后来再也没听过他们的消息。

  这样的刑罚还是轻的,甚至有些地方,偷盗的东西过多,直接死刑也是可能的,毕竟现在的法律还没有彻底完善,而且因为历史遗留的各种问题,量刑上各地都有各地不同的处理方式,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偷盗这件事,绝对不是个轻易能放过去的事。

  公安的同志对这件事很重视,因为这也算的上是一个恶性时间,尤其差点被偷钱的还是外市出差的同志,会对他们当地的名声,产生重大的影响。

  他们并未对翠花鸟啄瞎了那两个毛贼的眼睛有任何看法,甚至还口头对翠花鸟进行了表彰,认为它的存在,挽回了人民同胞的损失,至于顾建业,他们也口头表示了慰问,毕竟这事这么多人证,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那两个公安做好了笔录,就匆匆离开,并没有要顾建业带着翠花再去趟公安局的意思,这倒是让顾建业和余坤城都松了一口气,他们还计划明天一早去逛大集呢,可不能被耽搁了。

  住在招待所的,很多都是单位来出差,暂时在此地留宿的同志,都是萍水相逢的人,有了今天晚上这一出惊魂的喜剧发生,大家伙儿顿时都没了睡意,干脆各自从房里拿出自家当地的土产,在招待所的那位大妈提供的大圆桌上摆了一桌子的东西,互相吃吃喝喝起来,顾建业还狠了狠心,拿出了其中一坛要给萧老的高粱酒。

  有了酒,有了菜,这话匣子顿时就打开了,一伙人交换了各自的身份,在这异乡,算是结了朋友。

  翠花鸟作为今天的英雄,那是大出风头,尤其是大伙在知道这只鸟还是上过都城日报,收到过主席亲笔表彰的鸟后,对顾建业更是高看一眼,言辞间,也更亲热了。

  这一聊,就是两三个小时,眼见着天色都快亮了,这些个喝得微醺的男人才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明天一早,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就要离开了,这时候得赶紧回去补个眠,不然白天就没有精神头赶路了。

  顾建业和余坤城还在大堂停留了一会,这次虽说有点惊吓,但更多的还是意外之喜,这次同住在这家招待所的,其中有两三个,或许将来还有用得上的地方,没想到通过这次的意外,攀扯到了一个关系,这可比自己上赶着找上去的交情来的好的多。

  有了初期的接触,之后的事情才更好做,顾建业大方的把那坛高粱酒拿出来,正是打着这个主意。

  只可惜,他们双方都有各自的任务在身,在此地无法就留,不然这交情,还能再培养培养。

  两人都是豁达的人,并没有在这一点上纠结太久,说了些话,各自回了各自的房间,只是这一次两人显然更警惕了些,防止再有之前的那个意外发生。

  ******

  昨天晚上那动静,顾安安就是头猪,她也该被惊醒了,她醒来的时候正好就是翠花把第二个毛贼的眼睛啄瞎的时候,一开始她还想着下床去看看外头的动静,毕竟爸爸和翠花都在外头,她心里不可能不担心,刚刚下了地,穿上自己的小拖鞋走到转角处,就被后头过来的萧从衍捂住了眼睛,正好错过了翠花啄人眼睛的那一幕。

  等她再次视线清晰,那两个毛贼已经被制服,捆成肉粽被抬出去的时候了,血型的场面,她是一点都没瞧见。

  顾建业离开去大堂的时候让萧从衍带着顾安安先睡,房间的门锁已经坏了,他把屋里的东西,以及两个孩子两只老鼠都送去了隔壁余坤城的那屋,将两张单人床拼在一块儿,五个孩子也刚好躺得下。

  这世界上还是有雷打不醒的,比如顾向文和顾向武两兄弟,又比如余阳,刚刚那么大的响声,以及两张床被推动时候发出的动静,三个孩子还睡得分外香甜,打着微微的鼾声,看微微裂开的嘴角,似乎还做着美梦。

  顾安安睡在最右侧靠墙的位置,她的另一侧是萧从衍,因为惦记着出去的爸爸和翠花,顾安安一直翻来覆去睡不着,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实在是坚持不住的她才慢慢睡过去,迷迷糊糊的记忆里,似乎听到了一阵低沉舒缓的歌声。

  顾安安最后的印象,就是很想提醒那个唱歌的人,他唱的歌,似乎有些走调儿了。

  等第二天一醒来,顾安安就把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看着早就已经起床收拾好东西的爸爸和余叔,这才松了口气。

  顾向文和顾向武两个缺心眼的孩子,一觉睡到大天亮,精神饱满地闹着要去看大集,丝毫不知道前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顾建业也没有告诉他们的意思,正好这东西收拾好了,去前头退了房,把行礼放回卡车里,带着几个孩子开着车朝祁华县的集市开去。

  至于早饭,因为时间比较赶,顾建业买了一袋萝卜丝馅的和白菜猪肉馅的包子,加上今早从招待所退房时候灌得两大壶的白开水,算是解决了。

  白菜猪肉馅的包子基本上没多少猪肉,但是馅料调的很香,白面也是实打实的,掺的杂面很少,皮薄馅大,味道也是很不错的,顾安安吃了半个猪肉馅的包子,半个萝卜丝馅的包子,剩下的那一半,都被顾建业三两口解决了。

  现在正好是早上七点半左右,这次大集的场地正好就在县城外头通往几个公社的交叉口的大空地上,他们赶到的时候,已经到了不少的老农,还有不少从城里赶来交换东西的居民,大集外头粗略地用木头桩子划分了一下范围,不少穿着绿色制服,带着红袖章的监管员看管着,防止谁家带的东西超标,违反大集的规定。

  一声声高亢的吆喝声,顾安安都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习惯了这年头公家卖东西的场景,忽然间再看到这么一个百姓之间相互交易的场景,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了。

  「老乡,这酱是什么酱啊?」顾建业好奇地看着其中一个老乡面前摆着的三坛红褐色的酱料,似乎和他以往见到的酱料都不太一样。

  「今年西瓜的收成好,这是咱们自家分到的西瓜做的西瓜酱,味道香辣,还带着西瓜的甜,同志你要是感兴趣,可以试下味道,价格保准公道,俺不会骗你的。」那个老乡约莫六十多的年纪,满脸皱纹,看着很和气,热情地对着顾建业推销道。

  「老乡,你这东西怎么换?」顾建业没有立马就尝试味道,而是先问了那个老乡他的酱料换法,要是对方要的东西他没有,尝了也是白尝。

啊啊啊啊啊好爽啊啊啊啊啊好爽,每次回娘家他都从后面狠狠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