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2020-12-22 00:20:55博名知识网
死者得到一切,把一切烦恼抛给生者。在今天的日本,只有这位老人有能力结束这种乱局,让日本破败的帆船不至于彻底沉没。“已经画好了,箭也上了。最终的结果只能用血来写,虽然我们现在可以把这个结果推迟一段时间。

死者得到一切,把一切烦恼抛给生者。在今天的日本,只有这位老人有能力结束这种乱局,让日本破败的帆船不至于彻底沉没。

“已经画好了,箭也上了。最终的结果只能用血来写,虽然我们现在可以把这个结果推迟一段时间。但是改变亿万人想要的结果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说……”

"……"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藤堂抬起头,盯着老人的脸。

“失败者不止一个!”

老人的话似乎在自言自语,藤堂眉头微皱。

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已经指向了凌晨0点,秒针慢慢走动的声音在漆黑的夜晚变得更加清晰。

老人又一次拿起杯子放进嘴里,轻轻叹了口气。

“结果,还是要有一场注定的战斗。那样的话,你只能选择最好的失败方式。藤堂,你说是不是?”

“它注定不会失败。”

作为军人,藤堂不战而屈人之兵。

“嗯?你做梦去吧。那很好。如果所有日本人都没有一点反抗精神,那就相当无聊了。只要有一个人能抵抗布尼塔尼亚,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你藤堂。”

老人点了点头。他余生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之一,就是发现了军人藤堂精之郎。被誉为出生在错误时代的武士,藤堂连续三年获得日本剑道冠军。前几年日本和布尼塔尼亚关系还很友好的时候,一人击败了布尼塔尼亚十二骑士,证明日本人绝对不比布尼塔尼亚人差。

不幸的是,正是因为那次事件,日本和布尼塔尼亚的关系才逐渐由友好转为敌对,现在已经到了相见的地步。

“你是说你要我当亡国英雄?”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藤堂握紧拳头,有力的青筋露了出来,面色狰狞。

亡国!

对于一个军人来说,还有什么比这个词更痛苦!

“又不是亡国!”

我大概知道藤堂对亡国这个词比较敏感,合适就可以!刺激太多。如果藤堂选择献身国家,他的计划将被彻底打乱。

“你必须明白。你应该有这样的觉悟。我只是要求那些家伙抵抗,而不是向邦塔尼亚的侵略者示威。恰恰相反。积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虽然日本在这场战争中会输给布尼塔尼亚。但是我们的牙齿没有被拔掉,我们的骄傲没有消失。这是以后翻身的机会。”

“是的!能这么顺利吗?”

藤厅也小声嘀咕着,好像在自言自语。

其实藤堂已经看透了老人的心思。

最近布尼塔尼亚频频挑衅日本。

不仅仅是侵犯日本领海和领空。前一段时间,丹本的渔船在阿拉斯加海域附近遭到布尼塔尼亚巡逻艇的威胁和攻击,登船强制搜查。随后,发表了一份声明,称该船是一艘装载毒品的可疑船只。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当然,没有人会相信这种事。总之,布尼塔尼亚显然是在挑衅日本。然后就是日本会不会接受挑衅的问题。不,其实我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布尼塔尼亚向日本推进了强大的军事力量。以布尼亚目前强大的国力,完全可以无视国际社会采取的孤立措施。

另一方面,日本的情况并不乐观。虽然在此前的经济制裁中与日本结盟的欧盟和中国联邦显然承诺帮助日本加强防御战线。事实上,一旦日本被布尼塔尼亚入侵,两国都不会提供任何军事援助。

神圣的布尼坦帝国有10个殖民地,占世界领土的三分之一,是两个大国即使联手也难以抗衡的强大对手。简单来说,双方都不愿意和对方为敌。

所以,如果可能的话,双方都会采取外交手段来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如果日本的牺牲能把神圣的布尼坦帝国的矛头转过去,那么两国一定愿意这么做。当然,目前的情况并不乐观。即使两个强国都不愿意这么做,目前也没有选择。

虽然在过去的一年里,中华联邦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军政大权和40亿人的心,完全掌握在七岁的天子手里。但是在藤堂的心里,对方终究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就像那个坐轮椅的小布尼坦皇帝,她只能被保护!唯一不同的是,朱雀为了保护自己而杀死了父亲,而天子,有着半个世界人类的守护,根本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却也有着无比的力量。

第一百二十章为失败做准备(下)

窗外的夜更浓了,但是在霓虹灯下,并没有显得漆黑,反而带着五颜六色的光泽。

来到窗前,藤田眺望着远处东京的夜景,又说道。

“目前,已经对那霸、岩国、延岛、小川和其他几十个国内战略设施颁布了戒严令。我相信布尼塔尼亚一定能感受到我们的动作。”

“这是安排好的,然后找个机会开战就可以了。总之为了避免后患,现在就等着布尼坦帝国先出手吧。”

“桐原雄!我完全理解你的想法。我国与布尼坦帝国作战后,在战争刚刚打响且保留了巨大实力的情况下与布尼坦帝国谈判,然后在保留一定自治权的基础上宣布投降,之后在布尼坦统治有机会的情况下进行抵抗。这就是你所说的‘失败的最好方法’吗?”

听完藤堂的话,老人脸上第一次出现了笑容。

“不愧是藤厅,完全明白我的意思。可是,这种外表不同,阴阳又不符合你性格的东西?”

“我只能在必要的时候这样做。但是,这样会太小看你的对手。如果布尼坦帝国识破我们的计划,彻底击溃我们的实力!”

藤堂轻轻摇头。为了保护自己珍爱的东西,有时候真的需要一些小手段。战争中一切都是公平的。作为军人,藤堂并没有迂腐到那种程度。现在已经不是过去了。公开战斗,当面对绝对弱势时,才是正义的在自寻死路。

“听天由命吧。毕竟对方是一个到目前为止完全不讲任何道理的家伙。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做甚么。”

老人欣赏的点头,随后若无其事的平静说道。

“不用,也不用太担心。神圣布尼塔尼亚帝国的皇帝查鲁鲁DI布尼塔尼亚,那个男人不是一般的人。先不说两国人民大半都有深厚的感情,单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布尼塔尼亚帝国也没有将日本完全破坏的必要。要将整个日本通过战争摧毁的话,对布尼塔尼亚帝国来说也是一种损失。将来统治日本的时候还要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进行再建设,对于他们也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利用敌国的贵族阶层对敌国进行统治,将其收编为自己的殖民地,是布尼塔尼亚帝国惯用的做法。只要拥有sakuradite资源点的开采权的话,并且占据防范中华联邦有利的军事据点就可以了。”

“应该庆幸,正是由于去年中华联邦大宦官集团的突然消灭,以及那个小天子的强势崛起,我们才有机会在布尼塔尼亚帝国的战车下取得一线生机。虽然布尼塔尼亚帝国确实占据了世界三分之一的土地,但是人口却连中华联邦的一半都不到。即使在海上布尼塔尼亚占据着绝对的优势,但是一旦踏上陆地,除非布尼塔尼亚和EU联手,不然,只会淹没在中华联邦的大军之下!”

“那刚才那些人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们按照您的话去做,一定会坚决抵抗布尼塔尼亚的侵略。如果那样的话,开战之后投降的计划就无法顺利实行了。”

对于中华联邦的陆军实力,藤堂还是非常认同的。五百万过着最低的条件,却保持着世界最强度训练的常备军,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足以打消任何敢于冒犯他们的敌人。

“到那个时候就公布枢木的死亡消息。然后宣称考虑到为了国民的安定而决定投降。然后,军部的强硬派成员切腹自杀虽然手法简单,但是非常具有说服力。实际上需要控制的,只是我和你两个人而已。不过,这个剧情的脚本一定要安排好,毕竟在目前来说,这个国家名义上的主导者还是枢木玄武。即使,这个人已经死了。”

老人的话语里充满了坚定。声音虽然还是没有任何波澜,但是藤堂仍然能够从老人的语气里感觉到不容质疑的自信。

可是,对于藤堂来说,还是无法轻易赞同老人的观点。这个老人的打算是要日本暂时投降布尼塔尼亚帝国,然后寻找时机将侵略者再赶出去。

但是,这一点在藤堂看来。

这不是和那个男人的方针一样吗?

那个男人当然是指首相枢木玄武,在他的剧本中,日本的战败也是无可避免的结果,然后就是利用战争,将以桐原为首的财团一举清洗。而现在,这个老人的方法也是一样的,只是换了一个执行者而已。

这并不是值得称赞的作战方法。

因为,只要一旦被布尼塔尼亚占领之后,日本的军事机构便会很快被布尼塔尼亚帝国解散,取而代之的将是布尼塔尼亚的殖民军队。那时候再想培养起能够抵抗布尼塔尼亚的强大军事力量将是非常困难的。而游击队性质的地下组织又能有甚么样的作为呢?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而且,只要有战争,便一定会有牺牲。

不管是不是真的想要去进行战争,战乱本身就是非常混乱的。战争中会有很多生命死去,不只是职业军人,就连普通的百姓也难逃在战争中丧命的命运。况且,要在布尼塔尼亚统治之后继续进行抵抗的话,那牺牲还会继续下去。

如果一开始就不是真的想要战斗的话,那不去进行战争就好了。

反之,如果真的开始战斗的话,那就一定要战斗到最后。

藤堂是这么想的。

既然要同布尼塔尼亚开战,然后再为苟且求和寻找一个突破口,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以全力的姿态迎战呢?即便是神圣布尼塔尼亚帝国也好,一定也有其弱点。如果能够很好地抓住对方弱点的话,那对方也不是不可战胜的。

在藤堂的头脑里,还存在着这样的理想论点,不,应该说是乐观论点。

可是,老人似乎看穿了藤堂的心思一样说道。

“有美好的愿望确实是不错呢,藤堂!不过现在的情况是布尼塔尼亚已经压到我们家门口了。我们必须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已经死去的枢木,还有你,和我。”

“……”

“而且,现在我们的国民所有人都有一种自豪的气概,这种气概在经历过一次失败之后会变得更加强烈。当大家的信念都集中起来的时候,布尼塔尼亚这巨人的根基总会有崩坏的那一天。到那个时候,就是你实现愿望的时候。”

亲爱的我就在外面蹭蹭不进去,太多了饶了我吧夫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