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花瓣 湿漉漉的,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

花瓣 湿漉漉的,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

2020-12-21 10:14:10博名知识网
宁桉:“……”妹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表情停留了片刻。她手里的网球拍差点掉在地上,她张开嘴,一句话也没说。她慢慢抬起手,指着毕业论文。余橘顺着她的手指方向,低头看了看白纸封面上加粗的2号字体。“本科毕业

  宁桉:“……”

  妹妹似乎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表情停留了片刻。她手里的网球拍差点掉在地上,她张开嘴,一句话也没说。

  她慢慢抬起手,指着毕业论文。

  余橘顺着她的手指方向,低头看了看白纸封面上加粗的2号字体。“本科毕业论文”几个字是龚正写的。

花瓣 湿漉漉的,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

  宇橙:“…”

  嗯,她刚说“我明明是大一的小学女生”的时候,是一阵气。

  雨凝的同学仍然有视力。他们担心于橘会尴尬。他们微微咳嗽,微微抬起下巴示意网球场,换了个话题:“要不要打一局?”

  “我是网球俱乐部的得力助手。你确定?”

  余橘很快就把那集抛到了脑后,把他的纸质书夹在腋下,卷起一只袖子。

  雨凝的声音很清晰:“不幸的是,我是篮球俱乐部的得力助手。”

  “篮球俱乐部?”郁橘撇着嘴:“那跟网球有什么关系?”

  想了想,雨凝严肃地回答她:“都是球。”

  "……"

  玉橘把纸放在下一步,让姐姐借个水杯按在上面。她直起身,拿起另一只袖子。手掌并拢,啪嗒两下:“加油。”

  宁桉是她的对手,站在网的另一端。

  在围观的人群边上,他们一看到学长和学长之间的峰会,就站起来挥舞旗帜。

花瓣 湿漉漉的,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

  小一点的同学自然站在宁桉边上加油,小一点的女生站在宇橙边上,双手放在嘴上喊着“学长加油”。

  双方对峙,战争濒临。

  女士优先,第一局余橙发球。

  她手里拿着荧光绿球,向空中抛了几下。另一只手握着球拍的手柄,转动了半圈。她看起来像是体育场的老手。

  第一个球发出时,宁桉没接住。

  围观者:“……”

  抱着学长可能是潜力股的想法,继续看,然后发现学长买了这支股票可能会掉裤子,就转身跑去学长那。

  宁冈桉的心理阴影区随着支会的倒戈而逐渐扩大。

  几局下来,宁桉学长找到了手感,终于看得过去,好歹抓了几个球。

  “不,老了,老了。”

  余橘停下脚步,把手放在腰间,把球拍递给旁边的学妹,摇摇头退到一边,一屁股坐在水泥平台上,气喘吁吁。

  那边的小学女生跳起来给她鼓掌:“薛姐姐太厉害了!网球超级好看!”

  余橘招招手,谦虚地笑了笑。

  她环顾四周,没有看到宁桉。

  他走了吗?

  郁橘抬起手,擦了擦额头渗出的一层薄薄的汗。动作很轻,他不敢擦掉脸上的妆。

花瓣 湿漉漉的,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

  一瓶水突然映入眼帘,纤细的手指捏在瓶盖的位置。

  他面前是一双熟悉的白色运动鞋。郁橘头也不抬就猜到来人是谁。他伸出手,举着那瓶水:“谢谢。”

  “你毕业后去哪里工作?”宁桉蹲下来吹了吹桌子上的灰尘,转身坐在她旁边,看着远方,看着打球的学弟学妹,声音略低:“帝都?或者就呆在这里。”

  郁橘拿着矿泉水没有拧开,手里托着下巴:“帝都。”

  宁桉抿着嘴唇,想问什么,但她没有开口。她默默地转过头看着女孩的侧脸。

  宇橙转过头,正要问“你呢”,却又说不出来,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由远及近的身影。

  那个熟悉的身影让余橘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周慕云从网球场走了进来,走到她面前,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到了这样的高度,郁橘不得不艰难地抬头去看那人的脸,伸出手指颤抖地指着他:“花瓣 湿漉漉的你你你……”

  “你”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周目弯下腰,聚集在小女孩面前,直接无视她旁边的男孩,肆无忌惮地挑着眉毛问:“学姐有男朋友吗?”

  第126章我事前检查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被两人称为“学长”,于橙的心态有点崩溃。

  前者也就算了,毕竟真的是她小学妹妹。眼前这个三岁半的男人,哪里来的勇气叫她学长?

  脸呢?

  宇橙的心情可以说是处在爆炸的边缘,随时可能爆炸。

  再加上突然看到周慕云的惊喜,被冲走了一半。

  她把手指钩在脸侧的头发上,放在耳朵后面。她非常惭愧地说:“我没有男朋友。”

  周慕云:“……”

  你没有男朋友,那我是谁?

  好一会儿,周慕云干脆站起来,把手伸进裤兜里,用温柔的声音看着她:“如果没有,我给你介绍一个。薛姐姐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你觉得我怎么样?”

  打球看球的弟弟妹妹们注意到了这里的动静。他们停止打球,扔掉球拍,冲过去看好戏。

  每个人脸上都有兴奋的表情。

  一个小学弟公然向学姐告白,真是千载难逢!不容错过!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周慕云今天穿的是黑色运动装搭配高帮球鞋。整齐的黑发不是定型,而是随意下垂。蓬松柔软,头顶一撮头发被风吹乱。

  他皮肤白皙,骨瘦如柴,五官比男星还要精致,身材挺拔。在他天真无邪的眼神中,他扮演了一个同学的角色。

  “这小子哪个部门的,怎么以前没见过?好帅,可以当校草!”

  “学长真的不考虑吗?我都感动了。”

  “这一刻,我的脑子里已经编了一百万字的嫂子爱。岁下小奶狗配了个知性小姐姐,超级可爱!”

  "……"

  耳边传来女孩子们克制的讨论声。

  喻橙拎着瓶水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微扬起头,手指摩挲着下巴尖,好似真的在打量他。

  周暮昀站着不动,任由她视线从他眉眼滑到鼻子嘴巴,再到下颚,脖颈,胸膛,小腹,长腿……

  “这样看还真看不出什么。”喻橙露出为难的神色,挑起眉:“不如学弟你把衣服脱了,我先验验货。”

  全体学弟学妹们:“……”

  现在的大四学姐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果然是单身久了什么可怕的想法都会冒出来。

  周暮昀也是没想到喻橙这个动不动就脸红害羞的姑娘能干出当众调戏他的事,一时间僵在原地措手不及。

花瓣 湿漉漉的,我们班好多男生都干过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