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被他冲撞得腿好酸,两个人都没喂饱你

被他冲撞得腿好酸,两个人都没喂饱你

2020-12-21 05:11:40博名知识网
“陈进,我们再要一个女儿怎么样?”卢小旭对隧道感兴趣,他的手开始伸进衣服里。小森,君悦森,最后一个字“森”,是她哥哥名字里的字。他第一次给孩子起名的时候就坚持用这个词。我儿子的名字是对我弟弟的纪念。结婚这么多年,每年都会带

“陈进,我们再要一个女儿怎么样?”卢小旭对隧道感兴趣,他的手开始伸进衣服里。

小森,君悦森,最后一个字“森”,是她哥哥名字里的字。他第一次给孩子起名的时候就坚持用这个词。

我儿子的名字是对我弟弟的纪念。结婚这么多年,每年都会带小森去看望父母和弟弟的坟墓。

这是她的家庭,她想让自己喜欢的家庭看到她的幸福。希望他们能知道,放心。

被他冲撞得腿好酸,两个人都没喂饱你

结婚多年,他所做的只比他承诺的好!

“陈进,谢谢你给了我这么多快乐。”她说,这么多年来,她对他的爱只有增加和加深。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的。”他轻轻地撩起她脸颊上的一缕头发,抚摸着,亲吻着。“小旭,如果人真的有来生,我希望你在下辈子仍然是我的宿命。”

她笑了笑,搂着他的脖子。“不仅在下辈子,而且在下辈子,我永远是你的生命!真心的,我们注定在一起。”

“对,命中注定!”

注定他和她会相遇!

他和她注定要相爱!

更注定,他和她永远不会放弃,生孩子。

如果爱,请深爱,如果有缘,请珍惜。人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到一个相爱的人。

作者:陆左左

文案:

被他冲撞得腿好酸,两个人都没喂饱你

有一天,太阳消失了,地球陷入了冰冷的寂静被他冲撞得腿好酸,变成了一颗流浪的星球。

地球联邦向宇宙联盟发出请求,希望让其中一个高等文明接受。

最厉害的统治者说:“一个女人,换一颗星。”

他是她的第一个拥有者,也是最后一个拥有者。

勒索的故事。

男方是反派,不是善良的那种;阿萨谢尔——撒旦原型

1V1考证党败退;作者开脑系列;涉及AI

排雷:傻白田,苏,二中,不爱流浪!请点击!感谢大家阅读《天使》!

内容标签:特别喜欢星际制服爱情爱情战争

搜索关键词:主角:程媛媛,阿扎鲁(赫德)配角:其他:脑洞大开

第一章

刚下宿舍楼,程媛媛特意看了看天空。天空还是灰蒙蒙的,像蜘蛛网一样在天空中蔓延。

这阴天已经持续两天了。当时是夏天,但两天后气温降到了零。她好几天没见太阳了,心情很平淡。想到她在网上浏览的信息,有一段时间还是有点焦虑,气温下降太快,几乎以平均每小时一度的速度下降。候鸟正在死亡,鲸鱼大量搁浅.动物似乎总是比人类先知道什么信息。

被他冲撞得腿好酸,两个人都没喂饱你

这不是真正的结束,是吗?应该只是一些特殊的气候现象。

当时地球上几乎所有人类都是这么想的。虽然忐忑,但没关系。

程媛媛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温度,比前一个小时还冷。她不禁庆幸自己穿着一件暖和的外套。反正解决这种反常的气候现象不是她的事,都是科学家的事。她还是要好好上班,不是说看到“末日”来临就要罢工。

2012两个人都没喂饱你年世界末日的预言并没有大到让人相信。最终,这一天像往常一样顺利地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回顾过去,这种气候异常不会是一个特例。袁媛想。

天空中的建筑和远处的城市就像一团浓密的无形的雾。太阳好久没出现了,但按时间算,是白天,路灯忽明忽暗,据说是一种省电措施。也有人说,再过几天,人类世界连灰色都看不到了。所有的颜色都必须借助电和强光才能看到。

圆圆站在公交车站,静静地等着。今天和往常不一样,平台上除了她没有别人。很快,两盏长长的明亮的黄色灯穿过灰色昏暗的空气。公共汽车稳稳地停下来。袁媛上了公共汽车,刷了她的卡。她是今天公共汽车上唯一的乘客。袁媛有点吃惊,静静地坐在靠窗的位置。

时间也是一样的时间,只是今天特别奇怪。她上班的时候人这么少是说不通的。一想到要翻译这么多材料,程媛媛琐碎的疑虑很快就消失了。她很难过。

她是一名外语大四学生,现在在一家外企工作。当然,她是实习生,最累的一个。负责翻译各种资料。据说她今天下班前必须翻译所有的材料。想到这,她很难过。那些材料都是各种专业词汇,所以翻译速度慢,材料不定量。每天都给她几个翻译,她要做的很完美,不然连实习期都过不了。

思考了一会儿后,程媛媛忍不住向窗外望去。怎么还没到?路边一棵高大茂盛的参天大树挡住了中国海和南海之间的西苑。只有一条路可以到达里面神秘而至高无上的住所。程媛媛心里有抑制不住的优柔寡断。她站起来,问流浪马车里的司机。

“师傅,你走错路了吗?”

她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司机穿着西装戴着墨镜,头发一丝不苟,和普通大叔们完全不一样。相反,却像个保镖。这种认知让她心里咯噔一下。

司机没有回答,继续开车。程媛媛看着公共汽车的前窗,震惊地说不出话来。车子,车子渐渐驶进西苑,通往中国海和南海的唯一道路。

程媛媛敢说她从小就是一个守法的好公民。但这一幕还是让她觉得心慌。很快,车停了下来。在此期间,程媛媛的手颤抖着拨了几次电话报警,还打电话给他的父母和家人。然而没用,信号不通。

她与外界唯一的联系被切断了。

程媛媛眼睁睁地看着司机把车停好,走到她身边,弯下腰,恭敬地说:“程小姐,请。”

程远紧张地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情绪,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他没有说话,仍然保持着讨好的姿态。标准极高。

她不想下去。袁媛有一种预感,只要她下车,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妥协,她可能会为此后悔一辈子。当她不想的时候,双方僵持不下。然而,当司机默默地举起这个黝黑而精致的家伙时,黝黑的嘴默默地面对着她的头的时候,程沅沅就知道。

  这和她愿不愿意没关系,他们只是要她的服从。

  程沅沅一言不发地下了车,他紧随其后。这种压迫感并不好受。她的前方迎来了另外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不同的是,他并不是黄种人。外国男人也戴着墨镜,做了请的姿势。应该是引导程沅沅往哪走。

  花影扶疏,飞檐长廊。明清时期的建筑风格,迂回弯折的小路,别有一番景致。

  但程沅沅完全无心于此。外国男人在她前面引路,之前的那位跟随在她身后。最后他们停在一处隐蔽的屋子下,屋子旁站着密密麻麻的不同肤色的保镖。

  外国男人和身后的那位后退几步,离开了。程沅沅硬着头皮走上前,推开了门。没等她犹豫,就被身后的人推了进去,门又再度被关上。程沅沅抬头打量,这屋子里一共有七个人。而且其中还有熟面孔。

  是当今人类世界格局中不得不提的国家领袖们。此刻都站在这个屋子里,站在她面前。程沅沅震惊许久,始终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程小姐,想必你也知道最近的气候异常吧。”

  程沅沅怔怔地点头。

  “真实的原因,网上有部分言论猜对了。是太阳的能量正在渐渐消失。”

  沅沅不由问,“可是太阳的寿命根本没有走到尽头。”

  “是他们在争夺宇宙资源。他们盯上了我们的恒星太阳,在源源不断地汲取太阳的能量,并加以贮存。”

  “科学家保守估计,这一周过完,地球的平均温度会降低至零下一百多度。因为明天,太阳的余热将完全散尽,我们连现今灰色的天空都看不到。”

  最致命的不是没有太阳,而是没有太阳之后寒冷的温度会导致人类、地球生物的相继死去。没有太阳,植物就无法进行光合作用,没有植物,食草动物就会死去,食草动物的死去就会导致食肉动物的死去,而人类就没有食物。

  由于他们强盗般地掠夺资源,导致了太阳以惊人得无法估算的速度在衰退。很快太阳在经过了短暂的能源被夺取之后的暗淡,就会变成红巨星,逐渐吞噬地球、火星、金星……所有太阳系的星球最终都会被它吞噬。

  而这个时间,或许最快会发生在两周之后。也就是说,人类的最后命运难逃一死。要么被冷死,要么被太阳的炽热所吞食。

  现在所有的安逸,都是虚影。

  “这个速度太快了,快到我们甚至无法制造出更多的太空飞船,将人类送往其他的适宜星球。”

  “况且,依人类现在的技术,就算在宇宙间飘荡上千年,也可能到达不了适宜的星球。更何况,人类寿命太短暂。”

  说话间,她感到温度越来越冷了,大概比之前又要冷上了好几度,窗棂上有冰结起来了,伸在外面的手指指节冻得通红。程沅沅由一开始的不信到现在逐渐相信了这个事实。他们焦灼的神情,还有这些人全部站在这里,就足以让她相信了。可是她相信有什么用,为什么他们要告诉她一个普通人这么多。

  还有,他们话里面的“他们”是谁?

  “不瞒程小姐,我们早已发现了外星人,也彼此秘密地沟通过好几次。出于各种原因,没有公布人类。但他们不屑于地球的文明程度,且不与我们合作。而太阳能源被掠夺的事情,也是他们告诉我们的。他们还向我们传达了一个信息。”

  他们看向程沅沅。

  “宇宙联盟中最强大的统治者通过他们向我们传达一个信息,如果要解决这次地球危机,拯救人类的命运——”

被他冲撞得腿好酸,两个人都没喂饱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