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2020-12-20 14:51:16博名知识网
来看时,在前院遇见一个老仆:咦,你不是卖我房子的徐大爷吗?你不是说去南方找你师父吗?老仆人:啊.哈哈的笑声.真巧.徐鸿飞:你为什么在镇政府工作?你不是说我和你师父是资本家吗?老仆人:啊,去了南方就迷路了。来镇政府的时候又卖了!徐鸿飞

来看时,在前院遇见一个老仆:咦,你不是卖我房子的徐大爷吗?你不是说去南方找你师父吗?

老仆人:啊.哈哈的笑声.真巧.

徐鸿飞:你为什么在镇政府工作?你不是说我和你师父是资本家吗?

老仆人:啊,去了南方就迷路了。来镇政府的时候又卖了!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徐鸿飞:我可以弥补!

小剧场3:

徐宏达:来的顺利吗?昨天有个老家的商人到了北京,说是和平岳山一起遇到了香马,抢走了他的银子才放他走的。

他们面面相觑,回忆起半个月前的事.

相马:我驾着这座山和这棵树.

清陶青掏耳朵,掀开门帘露出一个头:你能换个字吗?

相马:为什么?快把银子拿来!

青青:如果你说谎,你会被闪电击中。你还有机会。

香妈气得要上前,一声霹雳从天而降,把地上炸了一个大洞。

一群嚎叫的马被砍倒,浑身是香: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青青努力回忆着,怎么觉得这幅画有点眼熟:

许多年前,因为我的嘴欠,我得罪了青青,他被闪电击中:我是.

小剧场4:

最近,财神经常看着他无法完成的假山,所以他决定冒险去世界各地取回宝石。

幸运宝:停!抢劫!

青青回头看了看带着烤肉味道的嚎叫的马,又看了看她面前金童玉女般的漂亮孩子:她身后被闪电击中的是你父亲吗?

幸运脸红了:不,我没有这么笨的爸爸!快把石头交出来,我不怕被雷劈!

青青:捡起你想要的任何石头,石头,它充满了山。你一定要从天上掉下一块吗?

话音刚落,一颗闪着七彩光芒的巨石从天而降,将财富砸入泥土。

女娲探出云:不好意思,手滑

发财奋斗巨石下:师父!救命啊!我们要回家了!抢得太吓人了,呜呜呜.

第二十七章小鱼雨的恩惠

新人是客人。虽然徐宏达很想把朱直接从墙上丢回隔壁,但是徐伯子看到了这么一个十岁左右的壮实孩子,长得很帅,真的很喜欢。她拉着儿子的手,救了他。

朱是最擅长爬杆的人。从徐宏达手里挣脱出来后,立即抱住徐婆的大腿,让徐婆的老婆去迎接。“中午,老太太能顺利吃饭。是内城最大的餐厅——祥瑞大厦。他家炖的鹿筋很软很烂。我奶奶爱吃这一口。”

徐太太一听,说:“哦,原来是他送的面,还是北京有名的饭店。她脸上的笑容更令人印象深刻,她背诵着美味的食物。”。此刻,我甚至没有去花园购物。我拉着朱到屋里,叫他坐下。朱笑着回应,趁机回头和打招呼:“啊,真巧,刚才看到你我都惊呆了。”

青青笑着弯下眉毛:“朱,好久不见。”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朱朱看了一眼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朱,撇了撇嘴:“对我来说就像根柱子?这么大的人没看见我吗?”

“嘿,嘿,朱粲朱杰怎么样?”朱玉子赶忙敬礼求饶:“主要是朱朱杰长高了不少,我都不敢认了。”

“把狼领进房间”的徐鸿飞挠了挠头,俯下身:“你们认识吗?”

徐宏达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过头,斜眼看着朱:“三年前,这个孩子在杨灵山挖宝,碰巧遇到了。青青见他滚得像个大眼珠子,就带他去了文道场。”

“我见过青青?”徐鸿飞呻吟了两声,似乎在感叹自己的好运:“那就别问了,那一定是宝藏。”

徐宏达对那一年没什么印象。他只记得朱拿着一盒兵法和一本武功秘籍。文道长略微翻了翻,似乎很感兴趣。他在那里呆了将近十天。

至于他的出身,徐宏达只是隐约知道好像是哪个大管家的孩子,家里还有个继母待他不好,所以想学点本事出人头地。当时,青青也为他画了一幅画,这使得他不可能日夜无所事事。仅仅过了几天,他胖乎乎的脸就变成了尖尖的下巴。徐宏达为此事对他非常不满。

前面说的热闹,宁氏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原来朱不是熟悉的客人,应该带他去前台。但是徐太太并不知道这些曲线,而且因为朱还是个小孩子,她直接拉着朱的手,进了她的第一个房间。

看到宁氏、朱,巧妙地问了安,这时,两人将带来的十几匹衣服材料交给了徐家的家仆,家仆连忙把布送到了徐家的婆家。

徐伯子叹口气说:“衣服和料子怎么这么多?”宁氏也摇摇头说:“只是邻居。朱公子送这么贵的礼物不合适。”

这些材料都是过年时宫里新赏的。当高连表面都没看到的时候,他就被朱彻底除名了。看到宁的拒绝,朱的桃花眼真诚地笑了:“都是今年北京流行的新材料。我家没人,浪费了。”他脸色发青,看上去有点害羞。“我和徐叔叔聊得很开心,来看望老太太。我不想成为一个绿色家庭,这是一个巧合。当我年轻无知的时候,我六岁的时候就敢跑进山野森林深处。如果我没有足够的幸运遇到青青,我就不会是今天的我。徐阿姨,别客气。也是被道人教了几天。说到青青,你可以叫我哥哥。”

“老大哥”徐宏达呵呵两声。

宁生气地看了徐宏达一眼,笑着问朱:“你今年多大了?你住在隔壁的房子里吗?过来,大人。你知道吗?既然关系这么近,我也应该去看看。”

朱早就想好了说辞,笑着答道:“慧姨,我今年九岁,和同年,比大三个月。隔壁院子是我的私宅,这里没有长辈住。平日在那里学武修行。”

宁氏一听,知道家里人不太平,就笑着不说话了,只拿出新鲜水果给他吃。

徐太太没有那么多弯弯的心思,直接问道:“喂,你住这么大的房子,不在家说说你吗?”

朱脸上闪过一丝愁云:“老太太不知道,我妈生了我,过几天就没了。现在家里是后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妈。她不让我读书写字,也不让我练武。我六岁去平阴镇的时候,连《三字经》都背不下,但是青青帮我找了一些古籍来读。隔壁的房子本来是我亲生母亲的嫁妆。我以前天天出来玩,躲在这里学习。”

徐太太听了,很尴尬:“难怪天下都说后妈不好。如果你有自己的孩子,你就不会把眼前的这个人当人看。”

朱竹闻言连忙说道,“奶奶的话不好,不过玉子遇到了黑心人。看看我的母亲,对我不比青青差。”

许婆子意识到朱竹不是宁自己的,笑着向宁解释:“我说错话了。我平时看着你亲亲爱,却忘了你不是亲生母亲。”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宁氏笑着回答:“朱竹和青卿在我心里是一样的。”宁氏原本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更何况,徐宏达毫不犹豫的娶了她,这些年来真心的爱她,关心她。宁氏说朱珠是自己的孩子,徐宏达并没有把青青当成自己的骨肉。

徐宏达见妻子脸色有点不对,赶紧跑过去拉住她的手说:“怎么了?可是怎么了?”宁石看着丈夫,原本激动的情绪稳定下来。她轻轻地把它拿回来,笑着说:“我很好,只是看着玉子,有点难过。”

徐太太一听,叹了口气,“是啊,看完就难受。你看这么好的孩子,又帅又帅。如果他妈妈在,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痛苦。”她拉着朱玉子的手,亲热地拍了拍:“自从我们成了邻居,你就认识朱朱和青青了。以后不要把自己当外人。没事就来玩。”他又问他:“你白天吃饭,有人能照顾你吗?你能吃顿热饭吗?你为什么不来我家吃饭?”

朱高兴极了,徐宏达冷冷地拦住他说:“妈妈,你太担心了。你看,一个和他同龄的孩子有一个四向的房子,他担心他没有食物?有许多女仆在侍候他。别担心,你不会饿死的。”

朱笑了两声,还不忘辩解几句:“随从仆从只有几个,没有丫环。”

徐伯子怒视着徐宏达:“他还是个孩子,没有爱母亲的父亲。他需要更多的照顾。”当我转头看着朱的时候,我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没事,别理你叔叔,你想什么时候直接来,只是加一双筷子的事。”

朱笑了笑,淡然一笑。徐老太太和宁姨娘都还不错,就和青青打招呼说:“青青长大了。”青青笑着对他笑了笑。“能不能练练道士传授的武功心态?这几年有进步吗?”

朱玉子咧嘴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一笑:“我每天都不敢忘记道士的教诲。不仅那些兵法天天研究,我还比较我爷爷研究的书信。”朱在一肚子话的时候想和他谈谈,但是当他看到屋里的人时,他别无选择,只能回去谈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道士们怎么样了?我一直想见到他们,但是没有机会回去了。”

说到四个道士,徐宏达和两个女孩看起来有点黯然:“道士们过年前没说再见就走了。也许他们去了什么地方旅行。”

朱顿了一顿,安慰道:“道士从来不收敛。一定是因为徐叔叔的作业,他们才忍着在山里呆了几年。既然旅行过,还是有机会见面的。”

大家听到消息,都点头答应了。朱很快找到了另一个词:“许叔叔回京参加会议了,对吗?在我们首都的郊区有一座文昌寺。据说几百年前,文昌皇帝亲自到庙里参观,并指出一辆去北京参加考试的出租车。这位学者真的成了状元,后来成了大官,为人民做了无数好事。为了答谢文昌帝的恩情,大官捐款修建文昌寺。据说里面的文昌帝雕像是按照君帝的真身建造的,很有效果。”

徐伯子、宁石听了,急忙问他:“你说的是真的?”

朱笑着说:“我虽然没去过,但从小就听说文昌寺的传说。去北京赶考的学生,大部分都会去拜神。徐叔叔来了也是巧合。明天是农历新年的第一天,这是一个崇拜的好日子。要不我早点来给你看看?”

没有不相信文昌帝的书生。自从徐宏达考上童生后,每年的二月初三,他都会准备一份贡品“三赠”与文昌帝上路,庆祝文昌帝生日。既然北京有这么有效的文昌寺,自然要去拜一次。

有很多人想着明天去拜神,就不跟着乱了。徐伯子左右看了看,道:“让三郎太随二郎去,卿卿随。”在徐的认知中,这种拜神拜佛活动离不开。如果青青不去,那就没用了。

朱听说要走了,高兴得像偷鱼的猫。他急忙拍了拍胸口,答应道:“许奶奶,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青青的妹妹的。”

######

在首都和市中心之间还有一堵城墙和一扇城门,通常在石矛开门时打开。现在是尝试的时候了,正好是明天的第一天。去文昌寺祭拜许愿的人肯定很多。等内城开门再出来,可能会错过时辰。因此,朱先回了家。当他回到家,他拿起浸过酒的帕子,在脖子和脸上擦了擦。他从马车里找了个酒壶,倒了一小杯酒,往身上喷了一下,就醉着样子回屋了。

“奶奶!”朱回到了国公镇的大厅,向老太太的房间走去,挽着她的胳膊,腻歪了半天。老太太打断了歌手的话,摸了摸他的脸。“这是为什么?”你在哪里喝的?为什么跟着的人不出主意?"

朱揉着的胳膊说:“我跟一群公子哥去京郊了。”老太太轻轻拍了拍他的胳膊,略带责备地说:“你骑的是什么马?摔倒了怎么办?越大越调皮。”一边说着,他一边给娄宇打电话要解酒汤,并说:“喝完解酒汤,我们去我房间睡吧。不要来回折腾。”

朱晃了晃,站了起来:“我酒气熏天,抽我奶奶的烟不好。我要回屋里睡觉。”他还告诉俞老道:“娄宇姐姐直接派人把解酒汤拿到前院,我就不过来吃饭了。”

娄宇回应,和老太太商量:“下午厨房炖了酸笋野鸡汤,新煮的胡爱山粥。过一会儿,让他们把它放在砂锅里,送到前院放在炉子上加热。如果散叶在半夜醒来,他就不会饿了。”

御书屋自由小说阅读网,主人在办公桌下调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