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啊...不要...,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

啊...不要...,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

2020-12-19 09:13:27博名知识网
两个女孩在反复轰炸后逃回房间。愤怒的女孩叹了口气,从阳台上回头看。豫北的校园里,下了一夜的雨,到处都是晶莹的露珠。秋草凋零,树叶凋零,却不影响清晨带来的活力。女孩们在阳台上深呼吸了几下,抬头看着安静的老教学

  两个女孩在反复轰炸后逃回房间。愤怒的女孩叹了口气,从阳台上回头看。

  豫北的校园里,下了一夜的雨,到处都是晶莹的露珠。秋草凋零,树叶凋零,却不影响清晨带来的活力。女孩们在阳台上深呼吸了几下,抬头看着安静的老教学楼的方向。今天,没有尸体。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凶手会被抓。大家都会脱离危险,安静的生活。

  -网络文章-结束-

  -跑题了

啊...不要...,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

  教学楼前熊熊燃烧着,天焰看起来幽幽的,伸手握住百里荣盛的下巴,把人抬了起来。全身迸射的戾气并没有随着打斗的结束而消失,而是在白丽蓉笙面前被压制。清见低头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他浅浅地勾着嘴唇,用一种很轻的声音:“五年了,偷偷躲在暗处,你看够了吗?”

  ——这时,凑热闹的阿玲来了。看着这一幕,阿玲呆了几秒钟.从那时起,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

  ——孟老婆的全文——结束——

  —

  噗-哈哈哈,脑子一开就停不下来~每个人都有奇怪的事情~明天开始新的篇章,小哥和颜是主角。请期待各种精彩!

  今天周六,问题来了。阿玲在主题公园里看见了一只大玩具熊。它叫什么名字?(3)很简单吗

  我姑姑虐待死者。先不要修错别字。晚点来。明天尽量什么都看。看阿姨心情了。

  在雨夜向人求爱的游戏

  一个市公安局,鉴定科走廊。

  “程洁……”刑侦大队大队长李伟等了半天,看到程医生带着助手从画室里出来,赶紧招呼他,叫了一声。

  李伟比程医生小。平时工作的时候互相称呼成博士和李队。此刻,李伟的“程洁”显然是一种谄媚的态度,但程博士似乎并不欣赏。他礼貌的对李薇点点头,带着助手绕过他离开了。

  其实郑博士的态度并不奇怪。一周前,A区北宇中学校园内出现了第二具蜘蛛丝女尸,随后在女尸的白裙上发现了一个名为“”的名牌。经过深入调查,现已确认杨红是当年位于北宇中学地界的如格女子学校的学生,70多年前失踪。

啊...不要...,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

  经鉴定,确认为狼蛛蛛丝形成的网。70多年前失踪的女学生是在原鲁格女校现场发现的,模仿当年失踪女生的尸体,尸体上被昆虫咬过的疤痕是——。只要找出那个叫杨红的女孩失踪的原因,所有的证据就可以串联起来,然后找到凶手办案的动机来破案。

  找到这么大的突破口是好事,但原来三天前刑侦大队突然接到市民举报,说城郊某别墅地下室散发恶臭,警方立即出动,却意外发现了疑似凶手藏匿被害人的狼窝,一举救出十几名女学生。

  意想不到的收获立即被上级抓住,并通过媒体进行了宣传。解救女学生无疑成了打压了恐慌近半个月的A市居民内心的一剂强心针。在大家期盼好消息、破案的热切注视下,上级机关将在别墅地下室发现的一具烧焦的男尸以杀人犯的身份公之于众,随后宣布A市虐杀女学生案告破。

  这样的结果,郑博士是不能接受的。

  李维不知道郑博士在想什么。办案人员凡事讲究证据,一步一步推导确认,最后将凶手绳之以法,解决一切谜题,才是一个案件的真正解决方案。只有上级关心的不止这些。如何缓解舆论压力,如何稳定人心,才是他们最看重的。对于已经可以结案的案件,就不需要再去查了。随着案件被宣告破案,所有未解之谜都被封存在一起,不再优雅。程灿博士没有申请继续调查,但她有资格表达自己的态度。现在,郑博士的态度是默默宣布不满。

  李维不知道程医生在想什么。他没想到会说好话说服对方,就拿了一份文件,却送不出去。几个人沿着走廊走到一楼大厅,就在大厅里有人吵吵闹闹地争论着,挡住了出去的路。

  “我的孙女,失踪一周了!都是因为你,因为你做的事情不好,说24小时立案,现在人家找不到了。你说什么?怎么办?"在大门口,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银发老妇人正拉着负责报案记录的警察,声嘶力竭地尖叫着。

  老太太来过很多次,很多警察都认识她。这位老太太自称是天府的前管家,她的孙女陈茜茜上周三晚上出门后失踪,至今没有消息。当时按照一般的办案程序,警方预留了24小时立案,现在孩子还没找到。老太太坚持说他们办案不力,天天吵着要说法。

  陈茜茜不在几天前获救的女孩之列。经过搜索,她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其实A市每年离家出走后都有那么多失踪的女孩。最后,除非他们回家,否则找到他们的机会非常渺茫。

  所以一天一次,警察从同情,忍耐,到现在不耐烦,局里还有很多其他案子要做,没有办法每天留出警力让一个断了线索的女孩跑掉。正要出门巡逻的警察在门口被老太太当众拖着骂,最后失去了耐心。他冷冷地说:“老头,你老的时候,我们也不能说太多,但事实是你孙女那天晚上离家了。那时候你们成年人都做了什么?还有,上周是豫北弃尸案发生的一周。学校关闭了,让学生呆在家里,不要四处走动。结果你孙女半夜一个人跑出来。这不是废话吗?"

  警察一句话就把老太太噎死了。他抓住机会离开了。程医生看了看过道,让它出去了。他直接跟着门走了,但是李伟把他的文件推到他面前。

  “程洁,这个新案子真的很奇怪,看看就知道了!刚从区里的警察调过来,被刑侦队接走了。尸体是下午送来的。”李薇认真描述道。

  事实上,一旦案件移交给刑事调查小组,郑博士必须接受。他提前拿了文件让程博士看一看,只是为了表明他其实是在团队里还是很需要程医生的帮助,外加分散她的注意力。

  望着李维恳切的模样,程医生皱了皱眉最终还是没有把卷宗推开,接过翻开粗略的看了一眼。

  水中浸泡过的男尸,年龄35岁上下,死亡时间预估在三天前,身体除头部之外没有其他明显外伤,只是那头部处的伤口…

  程医生抬起头来,表情严肃:“…脑部组织缺失?”

啊...不要...,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

  “嗯。”李维点点头。

  “可能是在水里泡久了被水冲走了,或者是被鱼吃了。”程医生面上还是淡淡的样子,只是之前李维那样激动的态度,她心知这个案子不可能那么简单。

  捕捉到程医生眸中一闪而过的迟疑,李维笑了一下:“下午尸体就送到,程医生到时候看了就明白了。”

  ——

  同日,雨过天晴的午后,岚山大宅,清越的手机铃声在走廊上响起,夜福掏出手机一看,连忙小跑两步到了楼梯拐角,压低声音接了起来。

  “喂阿福,情况如何?”电话那头传来阿零有些紧绷着的声音,看来小丫头的确很在意这件事啊,午休的时候还想方设法的打电话回来…

  夜福回头朝走廊瞥了一眼,低声开口:“不清楚,殿下正在房里谈着,还没出来。”

  “哦…”电话那头阿零的声音似有些踌躇,想了想却又不知道还能问什么,默了一默,夜福在电话那头安慰了一句:“没事,今天放学回来就知道情况了,应该…应该没问题。”夜福违心的安慰了一句,要阿零安心上课,挂了电话。

  自那一日从北豫中学回来之后,受了重伤被带回来的那百里门的男孩儿就被安置在了岚山大宅,由他负责照顾。男孩儿伤得很重,可见当时殿下确实是下了杀手,却不知最后为何会突然改变了心意。夜福晃回到走廊,在听不见什么声音的房间门外站定,不过就那个男孩儿虚弱的体制来看,他早晚被体内的肆虐的灵力虚耗而死,活不过几年了。

  而方才阿零打来电话,询问就是关于那一日在北豫最后听到的那一段,关于跟谁修行才有用的对话。对于男孩儿说的话,夜福的态度半信半疑,而且在他看来阿零有殿下罩着完全没有变强的必要,所以殿下八成是会拒绝。只是啊,阿零似乎却不是那么想的呢,早在几日前男孩儿还没醒来的时候她似乎就去殿下那儿请示过了,也不知结果如何…

  房门内,那一间向阳的房间里午后的阳光正好,百里容笙一脸病容勉力坐在大床中央,脸上毫无血色苍白的样子,和室内一室的温馨格格不入。而他的对面,黑发墨瞳保持着白日形态的昼焰行双腿交叠神色淡淡的坐在沙发上,即便是褪去了夜间妖异的模样周身的寒意却犹在,便似阻隔了阳光,那一处整个都显得阴冷沉寂。

  百里容笙仍旧穿着一身白衣,一双墨色的眸子望着对面的黑衣男人,仿佛弱不禁风到了一开口就要吐血的样子。昼焰行在对面坐了一刻,薄睑轻揭对上了那双清淡的眸子,冷冷开口:“你那一日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百里容笙微微蹙了蹙眉似开口都艰难,淡淡说道。话音刚落,便见对面那双青黑如玉的眸子猛得眯了一下,一瞬露出了凶光。

  那一日,爆裂的火光之中,他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在对面的男人耳边说了一句话。便是因为这句话,他赢回了一次活下去的机会,才能此时此刻坐在这里,和他再对等的,谈上一次。方才他的回答啊...不要...又一次触怒了他吧,但是他却没有真的动手,百里容笙微微垂了垂眼,他想,这一次的谈判,他未必毫无胜算。

  清冷的声线带着一丝压抑的痛楚,在秋日午后微暖的阳光中轻散:“昼零她生来便是聚灵的体制,常年与灵体接触,体内必定会留下灵体的阴寒之气,久而久之,便会伤及体魄。这就是昼零长到十岁,外表看着却和普通七八岁的孩子差不多的原因…”

  “而这样的影响,随着她的年纪增长,只会越来越明显。其实早在几年前,你就已经察觉到昼零体内的阴气对她的影响了吧…所以你喂她吃灵魄,将自己的灵力灌入她体内,目的都是为了激发她体内的金色灵魄,却是毫无效果…所以早在几年前你就已经知道了,你的方法对于昼零,是无效的。”

  百里容笙抬眼,直直看入对面的清冷墨瞳,语气清淡而冷静:“那一日,我说昼零会死,并不是确信,只是一个推测…只是这样的推测,并不是毫无依据。阴寒之气并不是人类的身体可以承受的,而昼零如今的状态已经反映出了一些先兆…当然,我的推测有可能是错的,你也可以不相信我说的话,只是,你绝对不会拿昼零的事情冒险,所以哪怕我的推测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真的,你也不会不顾——而我赌的,便是这,万分之一。”

  百里容笙是极为冷淡的个性,不同于昼焰行对待外人时退人千尺的冷漠态度,他的冷,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淡漠。看着那样一双眼,听着那样的一副声线,你会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事物能入得了那样一双眼,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让那副声线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产生波澜,面前的这个白衣男孩儿,就如同一整面坚硬的冰墙,便是最尖锐的冰锥刺上,都仿似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只是却是这样的一副性子,这样的一个人,暗中注视了阿零整整五年!这,才是昼焰行最为不爽最想杀人的原因!

  反常即为妖,做出了本性做不出的事情,说出了本性说不出的话,他观察了阿零整整五年连带着她身边的人都观察了透彻,如今千方百计冒着生命危险只为了接近一个杀害了自己同门师兄弟的仇人,还真心不是为了报仇!这样的态度要他相信他不是另有企图?!即便他以为没有,也是他还没有意识到,怎么可能没有?!

  想到这里,青黑墨瞳一瞬翻滚上杀意,只是那杀意之中却是又纠结着一抹矛盾,这样的矛盾,更加成了昼焰行恨不得当即就把人劈死了事的无端恨意!

  有关阿零的事,他从来做不到冷静,却是有关阿零的事,他必须谨慎处之容不得半点差池!这是第一个威胁到他,他想杀却是不敢杀的人,意图,谋划,所有的伎俩他都一一直言不讳说了出来,那么,理由呢?

  “为什么?!”咬牙问出这句话的时候,那素来清冷无双的墨瞳之中竟是泛起了一抹血色,百里容笙在那视线之中微愣了一下,他想,关于昼零,关于这个男人,也许他还有很多的事情并不了解,比如眼前这般,他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他只因一句话,就会带上的眼神。

  “因为昼零,她是百里门要找的人。”

  “…还因为,除了我,你再也找不到其他可以做这个事的人了。”

  平铺直叙的两句解释,话音刚落,对面的墨瞳之中却是倏然带上了一抹寒意顷刻就到了眼前!那瞬移的速度那凌冽的杀意,百里容笙这样伤重的状态完全无法躲开,被拉着衣襟狠狠一把按倒在床上,百里容笙终于抑制不住心口剧烈的疼痛猛咳起来。

  “除了你,本座再也找不到可以做这个事的人?呵,你是说,现在这个就快要咳死的…你么?”耳边传来的冰冷男声含着淡淡戏谑,百里容笙咳嗽着努力抬眼,发觉高处那双俯看而下的墨瞳里已是澄净一片,方才所有的矛盾和激动,已是尽数掩去。

  双方博弈,越是情绪激动越是容易被感情左右的人,越是容易处于下风。和眼前的这个男人相抗,他永远不可能以实力取胜,唯一能突破的一处,便是他的软肋昼零…只是可惜,他的激将法似乎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有效,对方显然不是一个肆意跟着情绪而动的人,如何在博弈之中处于上风,他懂的,并不比他少。

  咳,咳咳…百里容笙抑制不住的猛烈咳嗽,只因那胸口压下的掌心竟是越来越用力,一副有心要把他就此弄死的趋势。心中无声的苦笑,百里容笙发觉昼零的这个“父亲”,当真是一个阴晴不定喜怒无常的人,你永远算不准他的下一步是什么,而他方才显然是跨过了他的底线。

  “…如果…如果你信不过我…,可以让我和昼零…订立契约!…”艰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百里容笙苍白的脸色已是因为缺氧和疼痛泛起了浅浅的绯红。高处那双清冷墨瞳里冰凉的笑意犹在,昼焰行淡淡勾唇,那抹弧度亦是冷得可怕:“订立契约?你以为本座会给你一个能时刻跟在阿零身边的理由?”

  浅淡的语气,却是说出了如此偏执的话,原来,之前那番情绪的波动竟不是因为担心他会对昼零不利,而是可笑的…占有欲?脑海之中浮现出这个念头时候,百里容笙终是因为胸口难耐的疼痛一瞬晕了过去。

  在即将掐断那最后一丝气息的当口,昼焰行终是松开了掌心,神色淡淡的从床上跨了下来。清冷的墨瞳之中蕴着浓烈的暗色,他一瞬打开房门径直离开,守候在门外的夜福僵愣了片刻才想起进去查看,看见那尚留一丝气息却是开始再次吐血的男孩儿,忍不住叹了口气。

  没有直接弄死,难道说殿下还真有同意阿零跟着这男孩儿修行的意思?

  只是他家殿下那别扭又多疑个性,若是放着阿零天天跟个男的一起,他还不得天天在家找借口发脾气闹翻天?!一瞬想到自己今后的悲伤人生,夜福输送治愈灵力的手心一抖,差点就忍不住补上一刀把人直接掐死,一了百了…

  ------题外话------

  咳咳,5千字,完全写不出完整剧情的感觉…果然万更才是王道啊…但是白今天实在是被大姨妈虐爆了,不光是肚子疼脑子也不太好使,写了几个小时才写出5000,实在卡死不行了…明天会加油,最迟后天一定回复万更了,大家抱一个!╭(╯3╰)╮

  —

  雨夜求爱人这一篇,一听是不是就比较灵异呵呵,后面剧情马上会紧凑起来,希望大家能喜欢!么么哒!

啊...不要...,看完可以让下面湿掉的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