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2020-12-14 12:40:12博名知识网
和中考比起来无所谓。在这次高考中,李安安真的尽了最后的努力。他真的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每天睡个三四个小时就好了。和简佩筠、慕岩吃饭的时候,李安安一直打哈欠,这让简佩筠很不满意。她大叫:“安安,你有这么缺觉吗?”李安安又打了个哈

和中考比起来无所谓。在这次高考中,李安安真的尽了最后的努力。他真的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每天睡个三四个小时就好了。

和简佩筠、慕岩吃饭的时候,李安安一直打哈欠,这让简佩筠很不满意。她大叫:“安安,你有这么缺觉吗?”

李安安又打了个哈欠,说道:“我现在只想睡在床上!”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简笑的时候,忍不住心疼。她说:“不要打得太狠!”

李安安虚弱地蹲在桌子上说:“你不知道文科要记的东西太多了。但是,我的记忆力不是很好,总是很快就想起来又忘了。”

面露忧色,说道:“安安,我看你太紧张了!不如放松一下!”

简佩筠还说:“是的,你为什么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

李安安叹了口气,“我不想,但我太害怕了!”

上个月的考试,李安安不及格!

其实严格来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说不是失败,只是比上一次考的差,从文科二年级掉到了四年级。然而,这对李安安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排名那天,李安安一整天都不开心。

林磊见李安安情绪低落,就找李安安在办公室聊天。他先是委婉地问了问李安安的想法,然后说:“排名略有波动,其实很正常。你不应该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你必须找到自己。这次失分的点,下次尽量不要重复!”林磊还说,他从高一开始就非常看好李安安。李安安思维活跃,思想新颖,是学习文科的好材料。他觉得只要李安安态度端正,在高考中发挥正常作用,她一定会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

其实林磊真正想说的是,李安安或许能在八中创造一个奇迹:八中的学生花钱考八中文科第一的奇迹。

但是,林磊没敢这么说。首先,他不想给李安安施加太大压力。其次,他担心李安安会自我膨胀。

虽然林磊说了很多,李安安也说他听了,但是李安安还是不开心,这种不开心一直持续到上完晚自习,在图书馆和欧阳奈一起工作。

欧阳奈对李安安的成就和排名了如指掌。因此,他很容易猜到李安安是怎么想的。他说:“你在努力,别人也在努力。所以,要想考好,只能比别人更努力!”

当李安安听到这个消息时,她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用力点头说:“我知道。我没有时间难过。我应该更加努力。”

欧阳奈咯咯笑道:“记住,健康第一!”

然后,两人异口同声地说了八个字“不后悔,不后悔!”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话音刚落,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欧阳耐洁走后,李安安虽然想通了,但有一点,她是有一部分的,而且她每天的睡眠时间都比以前短了。

简说:“你怕什么?以你现在的成绩,一个肯定不是问题。”

慕岩也说:“是的,我有一段时间没休息好。后来才发现,那段时间我的学习下滑的最厉害。所以,用睡觉的时间学习,其实不值这个蜡烛。”

李安安嗅了嗅,说道:“我也想早点睡觉,但是一想到我还有很多东西要背,我就睡不着!”

慕岩问:“背诵真的很多吗?”

李安安点点头。“整个高中到高中的政治历史地理,再加上语言中很多古诗和文言文,都得背!”

闫妍惊呆了,“幸好我没有学文科。”

简佩筠恍然大悟:“怪不得魏博宁总说他忙,他敢背书!”

李安安对简视而不见。“你觉得他在干什么?”

简说:“我还以为他和别的女生偷情呢!”

李安安“雪!”我笑了。“其他时候我会相信的。这个时候,我真的不相信。”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简佩筠眯起眼睛。“什么意思?”

李安安很忙:“我的意思是,不要想太多。魏博宁说他很忙,可能是不小心打翻了水瓶,玻璃碎了一地。他摔倒了,割了脸,戳了戳眼睛,扯了扯嘴角。下巴粉碎性骨折,然后休克了!”

简佩筠和慕岩:“…”

几秒钟后,简佩筠大声喊道:“李安安,如果你敢再诅咒魏博宁,我就让你先体验一下震惊的滋味!”

李安安说:“不,我每天都在经历。”

简佩筠和慕岩:“?”

李安安清了清嗓子,开口解释:“震惊意味着我想休息,但我拼命克制自己不休息,然后背书背书!”

简佩筠和慕岩:“…”

第319章我想坐在你腿上

李安安说:“现在,别问我床上功夫怎么样,因为我老了!”

简佩筠尖着脸笑了。“嘿,难道代言人没有时间睡觉吗?怎么会有时间练床技?”

李安安说:“这不是我现在练的,是我以前练的。我可以一整天不吃不喝地睡觉。”

简佩筠:“…”

原来,李安安说的所谓床技,不是床上的某种技术,而是睡觉!

慕岩掩嘴轻笑。

李安安不知道她刚才说的话引起了歧义。她说:“我根本不指望明天。”

慕岩问:“为什么?”

李安安说,“你每天都要背书。每天都很艰难,明天也一样!”

慕岩咯咯笑道。

我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李安安手指断了数了数,然后看上去很害怕,说道:“结束了!我完了!”

简对李安安视而不见:“发生了什么事?”

李安安喊道:“我是这个月6号来度假的,下个月肯定是6号。7号和8号是高考。结束了,我刚赶上!”

说:“我一般月底来,安安,你怎么这么倒霉!”

李安安的脸上满是泪水。

简佩筠说:“其实我有办法让你高考的时候不例假。”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李安安问:“什么方法?”

简佩筠对小偷笑了笑。“和欧阳奈发生关系一夜无套。运气好的话十个月都不能来例假!”

李安安既生气又好笑。“我倒是想,可是欧阳奈不同意!”

简佩筠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说,“我看见欧阳奈那样吻你。我恨不得把你吞了,他还是不同意?”

李安安笑着问:“真的吗?他吻我的时候真的恨不得把我吞了?”

简佩筠气愤地说:“你亲他的时候,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像春天的母狼一样!”

李安安:“…”

慕岩红着脸暗暗笑道:

简佩筠说:“我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在高考期间不去例假。”

李安安毫无希望地问道姐姐你觉得逃得过:“什么?”

简说:“吃避孕药吧!”

当简佩筠说这话时,慕岩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点点头说:“我也想起来了,我很贱。以前我中考的时候,同桌准备放她的例假。她只是吃了避孕药,避开了考试的日子。”

李安安问:“是真的吗?”

老板每天晚上都跟我,姐姐你觉得逃得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