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坐着进的姿势

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坐着进的姿势

2020-12-14 05:48:09博名知识网
在最后的排练中,齐威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单独和夏柔说话的机会。因为他是男生,所以太忙了。但每次他不喊了,就会立刻用眼神搜索她。女孩总是站在人群后面,但他知道她……一直在看着他。她的眼神不像邹越那样热切,带着少女特有的温

在最后的排练中,齐威还是没能找到一个单独和夏柔说话的机会。因为他是男生,所以太忙了。

但每次他不喊了,就会立刻用眼神搜索她。

女孩总是站在人群后面,但他知道她……一直在看着他。

她的眼神不像邹越那样热切,带着少女特有的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崇拜和羞涩。她的眼神幽幽而平静,有时看着他,却开始失去理智。

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坐着进的姿势

当她被周围的人或声音吵醒时,她会再看他一眼,然后把目光移开。

齐威觉得他最后一次心烦意乱。那个女孩可能没有他对她一见钟情。

但是,至少,她很关心他,不是吗?

她能关注他而不是完全无视他,这很好。

齐威的眼睛,随即明亮起来,嘴角,也不自觉地勾起了弧度。离开校园才一年,整个人就像学生一样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我觉得不管怎样,只要我努力,积极努力,就会有回报。

元旦快到了。

夏柔告诉曹杨,她要在元旦表演。她太害羞了,什么也没说。因为曹杨平时这个时候很忙。

但如果她未来的离开无法改变,她总希望曹杨多参与她的生活,多留下一些回忆。

曹杨怎么可能看不出她没说什么,心里觉得好笑?

说她还没长大,就已经曲线玲珑,带着女人的艳媚。说她长大了。这种想法.就像一个小孩乞求糖。

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坐着进的姿势

但是也有可能.只在他面前看起来像个孩子。这么想着,他的心情就像是阳光从窗户透进来。偏偏他只说了一句:“加油,好好打。”

夏柔有点失望,微微低下头:“过年很忙吗?”

“嗯。”曹杨郑重地点点头。“白天部队里有活动,晚上赶着吃饭很忙。”

看着女孩的片子,她带着萧瑟的肩膀离开了,曹杨的嘴轻轻提醒着她。

于是元旦那天,站在学校剧场后面的人因为没有座位,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穿着黑色的大衣,靠在墙上。

微笑着看着舞台。

第63章

曹杨真的很忙。

他到的时候,上半场快结束了。刚好赶上夏柔。

“真的不是我!我怎么能做这种事!”

“你不能再骗我了!我已经看透了你的假真面目!”

当这个人生气的时候,他挥了挥手.打了那个恶毒的女人一巴掌。后台,一个男生拿着话筒,另一个男生使劲拍。音响里有一声响亮的“啪”。

随着这个声音,夏柔转过身来,这时齐威的手从她脸上滑过.

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坐着进的姿势

曹杨:“……”

曹杨扶了扶额头。

好假.

他滑稽地看着舞台。学生剧是学生剧,再怎么努力也只是一群学生。

不过好在是假的。谁敢给夏柔这么一记耳光,就算他知道自己是在演戏,曹杨也不会放过。他有如此自然的个性,以至于他可以很好地保护他短暂的职业生涯。得不到他保护的人,吃亏在外人。

不过可以看出,夏柔打的很狠。尽管.有一股子假.

曹杨想起了他和王曼以前看过的一部戏,相当不错。嗯.我以前不知道她喜欢这个。我等会儿会买更多的票,有空的时候带她去看.

这一幕过去,就是幕间休息。观众起身去厕所喝水,他就出去走廊里抽烟。

来来回回走着的女生偷偷瞄他,他笑着回头。让姑娘们看起来面红耳赤。

在这些年轻人中,曹杨不禁想起了自己年少轻狂的岁月。微微感慨,岁月不饶人。再看着这些和夏柔同龄的少女,她们的眼中会溢出一丝笑意。这就给了年轻姑娘们错误的信号,让几个长得好看的姑娘敢互相搭讪。

其中一个很苗条,很合他的胃口。问,大三,大概是19,20。曹杨抽了根烟,笑着拒绝了她。让她失望就走了。

如果吃了少女窝旁边的草,恐怕少女的片子就要炸了。曹只能带着微微的遗憾看着女孩离开。

抽着烟,听着学生们说话。更何况这部剧今天就要爆了,夏柔的功劳还在。

“这场比赛真漂亮!哪个部门?是几年级?为什么以前没见过?”

“你不认识她?今年大一。中文系的新花。”

“学中文,怪不得气质这么好!”

女孩们聚在一起谈论齐威。

“他是去年的吗?我还记得他!”

“好帅!”

“我待会去签字!”

“有电话号码总比签好!”坐着进的姿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曹杨一直在微微翘着嘴听着。突然不知道谁出来钻进他耳朵里:“你以为一男一女就比一个女的强!”

“你这么想,我也这么想。”

“他们两个真的很好!”

……

曹杨听了一会儿,咬牙切齿。看着大家又喊进剧场,他踩灭烟头,跟着他们进去。

看了一段时间,不得不承认.一群女生说的挺有道理的。他们的小软蛋很适合演男主角的男孩。

他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其实夏柔的场景并不多,很快他们就吃到了盒饭。

她把这个故事告诉了曹杨,曹杨知道她不会再有戏份了。他贴着墙去了后台。就叫剧团的一个小姑娘,让她帮忙叫夏柔。

夏柔听说有个“很高大很帅的军官”找她,没脱戏服就跑了出去。一眼就看到站在窗帘后面的曹杨。

多糟糕!我居然骗了她!

开心的笑容忍不住绽放在你的脸上!

窗帘后面的楼梯上站着人,下不去。她直接跑过去抱住了他。曹杨微微一笑,张开双臂接住她,把她抱下了舞台。 夏柔只抱了曹阳一下就放开了,嗔道:“坏死了!还说来不了!”

声音有点大,虽然在帷幕后观众看不见,还是有剧团的同学转过头来冲她“嘘”了一下。

曹阳也把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她禁声。

夏柔一缩脖子,捂住嘴。眼睛骨碌转了几下,拉住曹阳的手,贴着墙走。原来帷幕后还有一扇门,直通外面走廊。夏柔带着曹阳悄悄的从侧门溜了出去。

关上门,剧场里面的声音就模糊了,楼道里没人,安静得连脚步声都有回音。

“讨厌!骗我!”夏柔气得捶他。

曹阳哈哈大笑,抓住了她的手腕不让她打。“要告诉你了,哪还有惊喜!”

温梦卿双手撑着炕,坐着进的姿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