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2020-12-13 15:36:52博名知识网
静姝:“…”真的,他没见过这个胆小鬼好吗?孙铭阳彻底得罪了广平,但广平来了,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在喝了一杯茶、另一杯茶和第十杯茶之后,一直躲在楼梯上的孙铭阳估计对方应该离开了。毕竟这十位殿下不像大殿下,一直蹲在馄饨店,所以没

静姝:“…”真的,他没见过这个胆小鬼好吗?

孙铭阳彻底得罪了广平,但广平来了,他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在喝了一杯茶、另一杯茶和第十杯茶之后,一直躲在楼梯上的孙铭阳估计对方应该离开了。毕竟这十位殿下不像大殿下,一直蹲在馄饨店,所以没必要呆那么久。

我知道就在这时,我听到程晓华对广平说:“十殿下,你愿意留下来吃晚饭吗?我给你做点人间小炒。”

“好的,请。”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孙铭阳心碎了,表情绝望。严君不都碍事吗?很难让开。为什么要吃?

偏偏孙铭阳不敢跑。在这里退缩有点困难,但以程晓华和静姝的实力,应该不会免于倾家荡产。也许,十殿下是在等他先憋跑出去,然后再黑手收拾他。

因为要和广平打招呼吃饭,程小华晚上不准备做生意,忙着折腾出一大桌子菜招待客人。幸运的是,在山猫的帮助下,购买食物和帮助并不需要太长时间。

当然,孙铭阳不敢和广平同桌吃饭。还是程小花好心地结束了这顿饭,让他继续在楼梯口吃。

晚饭后,当静姝看到广平无意离开时,他不禁说:“你为什么不离开?”不做一堆底层公务,跑我来吃喝。做完了就该溜?"

广平调侃道:“哎,你才在人间混了几天,连东北话都学会了。多抓紧学习,等你回到谷底,好家伙就会从东北音溜走,留着它会吓到哈迪斯。”

程小花憋不住笑了起来,心中猜测着是不是看了东北电视剧学会的。

静姝的抬举很狠,直接砸到了广平屁股下的椅子。广平身子一晃,很潇洒地倒在旁边的空椅子上,依然保持着优雅的坐姿,同时脸上神秘的笑容依旧未变。

静姝生气地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广平道:“没见你卖馄饨。我今天来观察它。”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静姝切:“可惜你看不见。花花,今晚,店铺继续歇业。等这个混蛋走了,我们再开。”

程晓华白天管花馄饨店,晚上管444-1馄饨店的是店长静姝。他说自己歇业了,程晓华自然开心轻松。

但是很快,问题又出来了。晚上不露营,又没事干,大家都很不好意思盯着对方。

电视遥控器按了几次,好像没什么好看的。后来程晓华建议我们不要玩双按钮。卡牌游戏比较简单,氛围很好。

本来程晓华想让孙铭阳打牌,不如拖慢和广平的关系。一直躲着从来都不一样。

孙铭阳终于失去了他的心。到了楼下,还没坐到牌桌前,就听着广平幽幽地道:“输一局,踢一脚。”

吓得孙铭阳转身跑回了楼上,但任诚和小花无论如何都不敢下来玩。

开个玩笑,严君下台,他不过去才怪!

第88章动物园一日游

孙铭阳没有参战,只有静姝、广平、程晓华和山猫一起打牌。

静姝当然是赛车小华的队友,广平只能和山猫搭档。

玩别的游戏,静姝是个战争败类,但是卡牌游戏,也就是詹八,特别会算牌。加上程小花跟着一个劲地赢。

至于广平和山猫,一言难尽。广平牌技还不错,但是山猫太老实,上来只会按大牌,结果小牌跑不掉。广平很不满意,骂了一句:“你真傻,不知道要守多少大牌守门人吗?”

于是下一个看到山猫没有接任何牌。广平觉得他的牌不好,最后发现他的大牌和炸弹都舍不得出来。娆窈窕,气得脸都白了。

静姝还说:“刚才你自己也说了。你输了一场比赛,踢了一脚。你一共输了我21场,赶紧把屁股抬起来,我就尴尬了,尴尬了!”

广平很生气。“都是这只笨猫。我要踢你,踢他!”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程小华趁机混迹泥地:“大家都只是玩玩,没那么关注。殿下,你也是。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认真?看人家十殿下的心思,老这么得罪他,他不介意,你这是几牌?什么事?殿下,你不这样认为吗?”

广平能说什么?他只能保持微笑,挤出一丝笑容:“是的……”

应该是“是的”,自然也就意味着他真的不介意孙铭阳的冒犯。

虽然孙铭阳一直缩在二楼,他的耳朵一直贴在楼梯上听下面的动静。听到广平殿下的回应,他突然松了一口气,暗暗决定以后对山猫好一点。

静姝对广平说:“我们都准备休息了。要不要留下来过夜?”

广平说:“一路走来不容易。你不让我过夜,怎么对得起我们几千年的友谊?”

“有道理。”于是静姝对山猫说:“把你的床给你的十殿下。”

山猫,尽管有些不情愿,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只见他先把旁边的椅子挪了挪,然后把两张方桌放在一起,对广平说:“殿下请!”

广平冷冷:“什么意思?我大老远跑来让我睡桌子?”

山猫突然拍着大腿:“哦对了,还有被褥!”

之后,他飞快地跑开,飞快地跑回来,拎着他的铺盖卷,认认真真地放在桌子上,于是桌子上出现了一个可爱的猫和老鼠的卡通图案。

特别是,床上用品是由珊瑚绒制成的,一些棕色和黑色的毛毛粘在粉色和蓝色的背景上。可能窗户没有关紧,有风吹进来,毛毛轻轻地摇了摇。

山猫喜欢在睡觉时改变它们原来的形态,自然它们会失去一些毛毛。

山猫摆好、修剪好之后,还不忘告诉广平:“睡觉的时候记得先洗脚,最好洗个澡。我昨天刚洗了被褥,别弄脏了。”

广平凌乱无语。然后我看着卡在床垫上的猫毛,终于挤出一个笑容:“谢谢,不用了。我就在椅子上坐下。练习还是很重要的。我不能懈怠,因为我在人间。”

山猫听到很开心。再次睡在我柔软的小窝里真开心。

程小华说:“要不我给你开个酒店?”

静姝一把抓住程晓华:“广平说你要练,为什么要耽误别人的进度?”

说到这里,广平只好硬着头皮说:“就是坐了一晚上。怎么了?没事,小华姐姐,你是自己人就不欢迎你了。”

于是那天晚上,广平的严君默默坐在山猫雷鸣般的呼噜声中,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什么滋味。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当然,孙铭阳也过得很艰难。他不敢离开馄饨店,整晚坐在静姝家门口。这一夜是他成为冥界修炼者穿越千年之倾君以来最严重的一夜,真的是广平严君的福气。

第二天,因为广平还在徘徊。静姝不让程小华开,他觉得广平看不出来他是出纳,所以几十万年都不会被嘲笑。

但是呆在店里不做生意很无聊。你不能整天打牌吗?不知道的人以为馄饨店被改成棋牌室了。

考虑到广平的严君至少是客人——虽然静姝不这么认为。但是程晓华觉得应该放下楼主的情谊,至少应该去望江市走一趟。

说到出去玩,山猫先开口:“小华姐姐,我们去动物园吧。萌萌前几天去找她妈妈,据说很有意思。”

静姝不屑一顾地说:“如果你想看动物,为什么不直接看原镜呢?”为什么要费心经营动物园?"

山猫悲伤地低下头:“萌萌去过,我没去过.我要走了……”

因为广平是客人,程晓华自然会问广平想去哪里,顺便介绍一下身边有意思的景点。

广平说得很随和:“随便,你才是主人。”

程小华低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头想了想,然后看着郁闷的山猫说:“还是动物园。我从小就没去过。”

她在农村长大。来馄饨店应聘之前,她去过最远的没有动物园的地方陵水县。

静姝对动物园没有感觉,但因为程晓华想去,他当然不会反对。

山猫不可能开心,差点露出尾巴扭了。

广平无言以对:我说随便,我不是随便去动物园的!

望江市的动物园建在市区的一个靠后的地方。因为恰逢周末,而且春天刚刚好,人很受欢迎,很多都是学校组织去旅游。

程小花他们这一行人的队伍是摆在那里的,尤其是那三个很招摇的大男人,很难不引人注目地走到那一站。

孙铭阳没有来,所以他自发地呆在馄饨店看着门。实际原因,大家都心照不宣。

大多数去过动物园的人都知道动物园最大的问题是臭味。尤其是在一些很多小动物都关着的展厅,更别说气味了。

就连程小华都受不了。就在路标指示熊猫馆不远的时候,他建议道:“去熊猫馆。那里应该更干净。”

程晓华和山猫带头往前走,静姝和广平在后面几米,就随便聊聊天。一开始我说了一句话,互相讽刺。我说话的时候,广平转过头问他:“你准备回冥界做什么?”

静姝斜眼看了他一眼:“为什么,管理员想叫我回来?”

穿越千年之倾君,爸爸好痛快点拨出来不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