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2020-12-13 08:14:10博名知识网
苏兰抓起董祺手里的肉,塞进嘴里。“我不想吃肉。”“那吃点青菜?”董祺腾出一只手,给了她一些青菜。苏兰咬进嘴里,嚼烂,吞进肚子里。她问:“东哥,我们订机票回去吧?”董祺擦了擦嘴角。“你想回家吗?”“不,你不用工作吗?”苏兰这里真的没什

苏兰抓起董祺手里的肉,塞进嘴里。“我不想吃肉。”

“那吃点青菜?”董祺腾出一只手,给了她一些青菜。苏兰咬进嘴里,嚼烂,吞进肚子里。她问:“东哥,我们订机票回去吧?”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董祺擦了擦嘴角。“你想回家吗?”

“不,你不用工作吗?”苏兰这里真的没什么事。朱智的作品已经画出来了,11天假期快到了。

然而,董祺与杨忠不同。如果他们来得这么匆忙,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忙。董祺听了之后,笑着说:“傻瓜,我们要陪你过十一。”

“啊?陪我们走过十一?”

“是的,我打算出去玩。”杨接过话。

朱智想了一下,说:“好吧,我来了就一直在画画,没时间玩。反正放假来了,我就当放假了。”

启东亲吻苏青的唇角,“怎么样?好不好?”

苏兰舔了舔嘴唇,吻了吻他。“好的。”

于是四人安顿下来,在日内瓦度过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了第十一个假期。日内瓦可去的地方太多了,比如萨拉夫山、日内瓦湖、圣彼得大教堂、万国宫等等。

这里的巧克力也很有名。有无数大大小小的巧克力店。巧克力也可以和葡萄酒一起食用,葡萄酒可以和奶酪一起食用.

董祺不喜欢骑自行车。

杨冲就更不用说了,两个男人坐在乡下的酒厂里喝着红酒,看着两个女人骑着自行车走在小道上。他们一骑马走了,启东急了,大叫:“宝贝,回来!”

朱智叫了一声:“别管他。”

苏兰回头一看,发现酒厂有点远。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朱智率先跳到前面,苏兰一蹬脚就跟上了。骑自行车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苏兰小时候就学会了。

两个人蹬着车骑得很远,董祺咬紧牙关。“很好,朱智太会带人。”

杨忠放下杯子,看向那里。“有点远。看不见人影。”

冀东转过头,看了看躺在一边的自行车,又看了看杨忠。杨摇摇头,笑着点上一支烟。“不会,我真的不会骑。”

启东拉了拉裤子。他穿着灰色的裤子,把指尖的香烟放进嘴里,接过来,走过去,拉着自行车。

骑上马上出来。

杨忠在他身后吹口哨。“你真的知道?”

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胡说。”

于是自行车跳出来追那两个女人。苏兰正踩在草地上。两边都是绿地,中间是一条单行道。汽车很少。踩上去很舒服。一辆汽车从后面驶来。苏兰推到一边,看见一辆自行车在草地上推着。一只手举起来,苏兰被从自行车上抱了下来。

苏兰尖叫着拍了一下手。董祺捏了捏她的下巴。“小家伙,我让你骑这么远?”

苏兰惊呆了,“你会骑马吗?”

“哦,以为我不会骑马就可以肆无忌惮了?”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苏兰心虚,“没有。”

“还没有?回去。”董祺从唇角取下烟,弹了弹烟灰,上了车,对苏兰说:“上车。”

苏兰和朱智对视了一眼,朱智哼了一声。“真的死了,走吧,回去。”

三个人上了车,启东嘴里还叼着烟。在自行车上,他轻轻地踏上了新的面貌。偶尔,他会看到一两个外国女孩,她们也都把目光落在启东的脸上。东方男人一直很神秘,帅的时候更帅。

……

晚上回到酒店,苏兰就敢喝酒了。启东故意考了个高学历。客厅喝了四个人,苏兰醉了,脸红了。杨又弹了弹烟灰,笑着说:“你真坏。”

董祺看着站在杨洋身边的朱智沉重的身体。“你也差不多。”

于是两个男人各自把一个醉成狗的女人变成了自己的房间,苏兰一路嘟囔着:“东哥,你好帅。”

“东哥真讨厌。”

“东哥,我想你。”

“黄林,她太漂亮了。”

一路看书,董祺笑着吻了她,抱着她进了浴室。“嗯,其实你是最漂亮的。”

“哪里烦?”

浴缸放满了水,启东把苏兰放进去,低声说:“有什么事吗?”

“好。”苏蓝抓了抓她的头发,又一次抓住了她的脖子。启东低下头,取下项链,放在水槽上。苏蓝的衣服差点被他脱了。苏蓝似乎有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像小猫一样蹲在水里。

启东举起双手,脱下外套,露出结实的胸膛,步入浴缸。启东把苏兰拉起来,苏兰醉醺醺地推红了他,他把他按在浴缸边上。启东埋在胸前,开始亲吻。

“好热。”

“真热。”

“走开。”

“男人没有好东西。”

“除了东哥。”

董祺低笑着。“嗯,除了我。”

轻轻抬起她的身体,进入,在水的作用下,很简单,也更快。

苏蓝开始挣扎。

她能在哪里挣扎?按一下就好。

水声噼里啪啦的想,一路溅出,又溅出浴缸。苏兰满脸通红,董祺咬着她的耳垂。“你是最差的。”

“我爱你爱到你不怎么爱我。”

“嘿。”

折腾了一晚上,苏兰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醒来的时候还是没穿衣服,被子紧贴着皮肤。她紧贴着被子,祁东却不在床边。她揉揉太阳穴,慢慢想起了一切。她脸红了。

她从旁边拉起浴袍,穿上。她下了床,差点摔倒在地上。苏兰咬紧牙关,坐回床上。她在床边坐了一会儿,然后站起来去了洗手间。

她叫了一声,跑了出去。哦,我的上帝。她记得昨晚在浴缸里,在浴缸里.

董祺推门进来,焦急地拥抱着她。“怎么回事?”

苏兰指了指浴室。“昨晚,昨晚……”

“什么?”

启东以为浴室里有什么东西,走过去。苏兰咬紧牙关。“我昨晚在浴缸里!”

冀东惊呆了,反应过来,突然笑得厉害。他抱起苏兰的腰,放回床上。“昨晚在浴缸里,好几次,后来你求我。”

“不要再说了。”

苏蓝红着脸埋在床上。

她真的求他了。启东没进去,她求他进去。

多讨厌!

我应该戒酒的。

  喝酒误事。

误以为是老公全力配合,蓝思追挨蓝忘机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