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

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

2020-12-07 22:43:36博名知识网
容贵妃晏婴颜走进舞池,笑得像朵花。军珍起身,正要上前,忽然甄嬛的声音响起:“军珍,你过来。君贞怔了怔,但还是老老实实走了过去。“来,让座。皇帝的一道圣旨,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是要陪贵妃吗?为什么反而坐

容贵妃晏婴颜走进舞池,笑得像朵花。军珍起身,正要上前,忽然甄嬛的声音响起:“军珍,你过来。

君贞怔了怔,但还是老老实实走了过去。

“来,让座。

皇帝的一道圣旨,让所有人都愣了一下,不是要陪贵妃吗?为什么反而坐在皇帝左边?高贵的左边像右边的女王.

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

俊珍愣了很久,直到甄嬛笑着拉他坐到他身边。甄嬛淡淡一笑,又看了看池中的容贵妃,缓缓说道:“思谋说得对。我的诺大音乐班就没有不符合艾菲意愿的音乐人吗?也许爱妃觉得我一手提拔的音乐班不过一群乌合之众?

一句话,容贵妃连忙跪下:“臣妾不敢!

“所以,我为艾菲任命了一位音乐家。我想知道艾菲能否接受?

“皇帝取笑……”

容贵妃的脸又青又红,皇帝的地位显而易见。这次容贵妃偷鸡烧米,皇帝却带了一支军队。随即嘲讽的轻笑声不断在方的耳畔响起,这让荣贵妃很不给面子。西蒙斯立刻霸气的看了贵妃娘娘一眼,故意笑了两声!

君贞仿佛突然回来跪下:“陛下,请允许君贞回到座位上。

顿时朝廷鸦雀无声,皇帝让座,这是大礼,何况是人人梦寐以求的皇帝左侧!而君子贞,居然不敢收?连西莫都忍不住担心,怕皇帝跟你过不去会丢了性命!

但是甄嬛没有生气,反而笑了,还无奈地笑着:“要不要我把你绑在座位上?

他被推回原位,清朗的声音说:“今晚谁要是能让君贞笑,我就赏你1200元!

一句话,满满的哗然,这短短的一句话所包含的含义,又岂是两千金那么简单?皇帝愿意给你一个大大的微笑。是否证明了这个看似横行霸道,在宫中不能兴风作浪的君贞,其实是赢得了皇帝的好感?

“还有,”甄嬛的声音突然提高了一丝威严,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容贵妃身上:“如果我以后听到什么让他不高兴的话,至少200个朝廷官员!或者.你自己考虑吧!

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

车间里,突然安静下来,我不敢说话。皇帝的话无疑奠定了君贞在宫中的地位。我怕以后连女王都要给他三分。俊珍一脸愕然地看着甄嬛,后者则深深地笑了笑,拿起一个月饼塞进嘴里,在他耳边低声说:“放心吧,我不会吞了你的。

君贞顿时脸红了,刚才和思莫玩的样子被皇上看到了?但是.明明有这么多人,为什么皇帝会注意到我们.

音乐又踢了起来,容贵妃不得不脸青地跳舞,大概是因为烦躁而犯错,身体也没有以前那么娇柔了,惹得观众哄堂大笑,连俊真都忍不住吹了嘴。全场唯一没笑的大概就是荣贵妃本人了,还有思墨.斯莫的目光落在君贞身上,又落在甄嬛身上,他眼中的光芒仿佛是风中摇曳的烛光,令人迷惑,最后慢慢无声.

就在会场气氛再次升温的时候,突然,一个老太监牵着手抚摩着灰尘跑了过来。清朗的声音说,“向皇帝报告,第十九号报告是在花园外请求的!

“十九弟?赶紧宣布!

甄嬛突然站了起来,动作如此用力,以至于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打翻了酒灯,她的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激动。

君贞不禁对十九王爷产生了疑惑。据报道,他是先帝最小的儿子,也是甄嬛最喜欢的兄弟。只是十九王爷体弱多病,在长白山生活多年。他很少回宫。没想到今天有幸见到传闻中的小王爷。

“哥哥!

没等任何人听到声音,一个稚嫩甜美的声音从车间外面传来,一抹水蓝色跳进了每个人的眼睛。我看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娇滴滴的孩子跳上跳下,跑进房间,让所有人眼前一亮。他穿着一件从九龙到江图的藏青色衬衫,胸前挂着一只红色的吐火龙流苏戒指,与挂在太阳穴上的珍珠戒指相得益彰。腰系碧玉花穗,腰间系千叶护身符,轻垂。脚穿象牙色金丝小面靴。远远望去,就像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黄昏的海洋,柔和地反射着夕阳的金色光芒。

甄嬛迫不及待地跑下宝座:“天堂!

十九王爷玄天乖巧的伸出双臂欲抱,笑着抱起娇弱的孩子,兴奋的转了一圈,跟玄天咯咯直笑。

“孩子,你为什么突然回来了?不要通知哥哥,让哥哥来接你。”甄嬛语带慈爱的责备。

田璇笑着搂住甄嬛的脖子:“天儿会给我弟弟一个惊喜的!开心吗?

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

“当然开心!

甄嬛使劲吻了吻田璇的小脸,笑了。每个人都被皇帝的喜悦感染了,所以忍不住笑了。从皇帝极度溺爱的眼神中,不难看出他有多爱怀里的孩子。

俊珍慢慢地,慢慢地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那眉毛,那眼睛,那嘴唇.我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后宫有那么多相似之处,为什么皇帝对自己不一样,为什么皇帝会百般宠溺思墨.原来真正的倡导者就在眼前.喜欢?呵呵,有点像,但是,从卑微的出身,哪有十九报告从头到脚的灰尘?聪明活泼的眼睛的眼睛有什么无聊的?就像.一家由著名艺术家雕刻的无与伦比的精品店和一个看起来像上帝的粗糙仿制品.

第八章

黎明的阳光照耀着帝都,慢慢的为帝都披上一层金色的纱衣,使得帝都的金色城墙更加的遥远和朦胧。自从十九王爷回宫以来,清晨似乎来得很早,因为这个小孩子总是充满着取之不尽的青春活力,温暖和谐得像温暖的朝阳,耀眼得像正午的太阳,仿佛随身携带着阳光,总是散发着活力。

这不,连御厨还没有开始忙碌,田璇已经开始在御花园里跑来跑去了。他急于追一大群身后的太监,怕他有什么闪失。

“十九号报告!你慢点!当然摔!哎哟!小心!

看着田璇在青石假山上恶作剧般的表演,所有人都吓得魂不附体!谁不知道这个小王爷的身体是出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名的虚弱,稍微动一下就会病半天。如果你爬这么高,会发生什么.哇!你想要一个头吗?

田璇咯咯笑着,轻轻跳到一棵大树上,突然皱起眉头,对着树下尖叫的人群喊道:“安静!

立刻安静.

玄天闭上眼睛,小心翼翼地争辩认着从空中传来的微弱筝声:「是谁这么早在弹筝?」

一个伶俐的小宫女道:「应该是影霞居的君主子,他每到卯时都会弹奏高山流水。」

「高山流水?」玄天涌起一丝笑意:「我记得皇兄最喜欢这首曲子了!能弹出这么美的音色,应该是个仙子般的人物吧?去看看!」

玄天立刻循声而去。

「王爷!」身后的跟随们急得直跺脚!

影霞居内,小升子正欲外出报膳,忽然听到一阵喧哗,不由皱眉。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在闹腾?难道不知道君主子喜静吗?忽然一抹蓝光闪过,小升子未及看清是谁,来者已经轻巧的跃过他的头顶,直冲入影霞居内。

「是谁!胆敢擅闯影霞居!」小升子急得大叫起来,不会是某人看不惯君主子而派来的刺客吧?

听见有人大叫着追过来,玄天玩心大起,施展轻功,由正中的荷花池飞身而过。双足轻巧的踏过盛开的粉荷,好似蜻蜓点水一般,荷身微微摇弋,似被清风拂过。再一跃,足尖轻点池面,寂静的池水由这点荡漾开来,泛出圈圈涟漪。好像一个身轻如羽的世外仙子,调皮的嬉戏着。

小升子看傻了眼,杵在那里愣是忘了去追。玄天调皮的回过头,冲他吐吐舌头,笑着飞入屋内,小升子半晌才回过神来,可是,哪儿还有那位十九王爷的影子啊……

玄天一直寻到小居后的花林内,只见白岗石桌上放有一尾古筝,旁边轻点焚香,静坐筝前的白衣人儿正凝神奏曲,丝毫没有觉察有人闯入。一阵清风抚过,风邀入林,袭卷一阵花雨,漫天碎花之下白裳袂袂的清丽人儿好似灵水芙蓉,出尘脱俗。只是不知为何,一曲轻乐,却带着一股淡淡的愁丝……

筝音消歇,抚弦的手停顿,低垂的眼睑却仍未抬起,反而微微轻颤着……

「你哭了?」玄天轻轻问道。

君甄一惊,慌忙站起,背过身去抹去脸上的泪水,随即回过身来跪下:「君甄不知王爷驾临,有失远迎,还望王爷恕罪。」

玄天依然轻皱着俏丽的柳眉,不解的问:「你为什么哭?可是有人欺负你了?你叫君甄?君甄,是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我帮你报仇!」

「你自己跳进湖里,就算帮他报仇了。」一个很不友善的声音传来。

「司莫!」君甄忙轻声训斥来者。

玄天回头,只见一个身着淡绿色长袍的少年目光不善,慢步走来,眉若墨画,唇若施脂,俊俏的如同一张妙笔绝世之画。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星星般的大眼睛困惑的眨了眨。

「哼!当然是……」

「司莫!」

司莫看了看皱眉怒视自己的君甄,只得恨恨的闭上了嘴。玄天看着两个神色有异的少年,隐隐中觉得有股暗流涌动,只是说不清来源何方,所为何事……

这时,小升子与追着十九王爷的太监们一同赶来,瞧见这气氛怪异的三人,一时不知是否可以上前。忽然,君甄的剧咳打破了沉寂,他仿佛喘不过气一般拼命的咳嗽起来,急促的频率令他的脸色近乎发紫,两眼直流泪水。

「君甄!」

「君主子!」

一阵忙乱的燥动,君甄晕倒的前一刻紧扯住司莫的衣袖,用乞求的目光哀求他不要故意顶撞十九王爷,毕竟,皇上对他的宠爱再明显不过,得罪他未必会有好果吃……

司莫从君甄最后一个眼神中获悉他的意思,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蓦然冒出的一个半大的孩子占据了皇上所有的空闲时间,不甘心一个与皇上有同样血缘的王爷居然能够得到皇上所有的宠爱,不甘心这个小王爷一脸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别人苦求不来的恩宠,不甘心他拥有天之骄子身份令自己连争取的机会都没有,不甘心!绝不甘心!

「君甄怎么了?要不要传御医?」

玄天担忧的伸出手想探试一下君甄的体温,却被司莫粗暴的一掌推开,力道很大,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子向后栽去!重重的摔倒在地!

「王爷!!」

一阵惊呼!所有奴才全都脸色骤变,慌忙跪倒一片,几乎是爬过去查看玄天是否有损,因为一个小小的伤口都会令他们人头不保!

「没事……」

玄天忍着痛站起身来,捂着火辣辣的掌心,大概擦破皮了吧?应该没事……没有流血……

王爷好大妾身要死了,妻主我错了你打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