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2020-12-07 06:32:59博名知识网
霍对安排的亮点就在后面。泡完温泉,他端进来一个托盘,原来是茶具。孟赢正在擦头发,当她看到时,不可避免地会感到惊讶:“你晚上想喝茶吗?”“不是,七夕礼物。”孟赢挂上干毛巾,坐在他对面:“你想泡茶给我喝吗?”“嗯,好久没试了,可

霍对安排的亮点就在后面。

泡完温泉,他端进来一个托盘,原来是茶具。

孟赢正在擦头发,当她看到时,不可避免地会感到惊讶:“你晚上想喝茶吗?”

“不是,七夕礼物。”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孟赢挂上干毛巾,坐在他对面:“你想泡茶给我喝吗?”

“嗯,好久没试了,可能是我有手。”霍说着,拿起一个茶饼,用小石磨打碎磨成粉。

孟赢很久没有见过这样复古的泡茶手法了。这是唐宋时期流行的品茶方法,她一直耐心地看着。

将茶饼磨成细粉后,倒入杯中,倒入开水,然后用茶篮搅拌。茶汤搅拌后,一层汤花浮上来,只看到他手腕轻轻一动,茶汤上的浮纹也随之变化。

孟赢慢慢地睁大了眼睛,只见在他的操作下,一朵花出现在杯子里,遮住了明月,而在下面,两只鸳鸯的脖子是正交的。

一对鸳鸯。

“矮纸偏作草,精奶在明净的窗上品茶.我从来没有真正看过。”孟赢仍然沉浸在如此精彩的表演中,眼睛一眨不眨。谁能不亲眼所见,就相信世界上有这么神奇的技能?

霍放下茶篓,茶上的花纹慢慢消散。那幅惊艳的画就像海市蜃楼,消散后不留痕迹,让人以为刚才的一切都只是幻觉。

霍的声音很低,但他的话很有力:“我这一生,既不求荣华富贵,也不求名利。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和阿英在一起,我这辈子都不会消极。”

他举起手向她伸出手。“如果小樱相信我……”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他看着她,他深邃的眼睛让人上瘾,孟赢把手放在他手心里。昏暗的灯光下,她微微笑了笑:“我相信你。”

霍把她的手收回来,把她整个人揽入怀中:“那么,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离开我吗?”

孟赢认为:“如果我还爱你,我就不会。”

“那你一定要一直爱我。”他搂着她的腰,手从浴袍的领口滑落。孟赢微微一颤,几乎站不稳了。

霍握着她的耳垂,轻轻舔了舔,然后踏回到柔软的圆床上。

宽大的浴衣里有无限风情,如粉颈、酥腰、雪、花心等。身上的汗液又干又湿,汗液渗进了朱湘,麝香的香味和爱交融在一起,越来越强烈。

秋天的第七天,秋天的露珠,该见面的见面,超过了那些在一起的世界,而是夫妻的样子。

天不亮就醒了,霍坐在窗前看书,房间里充满了阳光。

她翻了。虽然只是轻微的声响,霍很快就注意到了。他走到她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面前,俯在她的脸颊上亲吻她:“你醒了吗?”

孟赢点点头,但没有起身。

霍云松用指尖画着眉毛:“七夕快乐。”

“七夕已经过去了。”孟赢说话了,声音沙哑而慵懒。

霍云松笑了:“不,我是说,我想再来一次。”

孟赢紧紧地抱着被子,当她想起昨晚的一切时,她脸红了:“我太累了。”

“疼吗?”霍云松把手伸进被子里,躲开,拍了拍他的手:“走开。”

霍云松收回手,解开浴袍的领带:“我起得太早,有点困。”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昨天,灯关了。孟赢并不害羞。当她第一眼看到它时,她吓得赶紧转过头,把目光移开。霍抓住机会,拿起被子就睡,把抱在怀里。

孟赢笑着嘲乖把腿分开笑他幼稚的行为:“天快亮了,该起床了,别闹了。”

“没有。”他咬着她的锁骨。“我要你。”

孟赢拥抱着他,抚摸着他的脖子:“即使我没有,我也不会离开你。”她说,“就像那次,”她停顿了一会儿,好像很难说,然后继续说,“我也不会和陈旭在一起。”

“阿英,我真的很喜欢这样,”霍把她推进怀里。“我真想带你进深山,就你,我,浣熊奴,永远见不到外人。”

“啊,那你不仅要会做饭,还要会种田、电工和打猎……”孟赢数了数自己,先笑了笑。“我不想与世隔绝。况且大的藏在城里,小的藏在野外。你不能这么做。”

霍云松吻了吻她的手指:“我以为你非常喜欢你的家乡。”

“在家里,很安静,很慢,但是你也看到了,大家都太熟悉了。任何人都可以叫出我父母和祖父母的名字。大家都知道我是谁。我真的不喜欢这样。”

孟赢说,“我不想回来。省城也很好。没人认识我。我可以做我喜欢做的事。每个人都不会随便支配别人的生活。本来找了个好的出租屋。虽然离市中心有点远,但是有个小院子可以种花。”

霍云松心里感动:“如果有院子可以养花,没有人会干预你的生活。可以去北京吗?”

“那么北京太干燥了,空气也不好,”孟赢以八卦的口吻说道。“但是有故宫,有机会我想去。”

“所以,你住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对吧?”

“不。”孟赢摇摇头,非常严肃地说,“我还是想和你在一起。”

霍一下子语塞了。这样,她的表白比表白好。他除了深深地吻她之外,没有别的话可以形容他的感受。

得到女神的宠爱,他是多么幸运。

生活就够了。

第四十五章黎蒴

温泉山庄的假期虽然只持续了三天,但甜蜜延伸到了生活中。

最明显的一个地方就是霍起床买早餐的时间要晚得多,起床更晚。

晚睡晚起。既然已经成了夫妻,她换衣服他就不出去了。她洗澡时锁上门是没用的。他可以随便进来抱她一起洗。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孟赢第一次咬他是在她“洗澡”的时候。不是一口,而是一口更刺激。她几乎被压在墙上,体验了一种新的姿势。

可怜的一直觉得霍很内敛,现在她意识到以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都是骗人的,骗子。”一气之下,她把被子全包在自己身上,没有留下霍的痕迹。

霍觉得对任何不发脾气的人发火简直是萌死了,他忍不住想让她发火然后好好哄她——太好哄了,没有任何难度,所以他很享受这个游戏。

“我控制不住自己。”他从后面抱住了她。“你是我的。想到这,我该怎么控制自己?”

天太热了,没法把被子裹紧,孟赢把被子松开了一点。霍云松趁机扯下被子:“嗯,我知道我错了,不要这样裹,太热了。”

“那你答应三天内不要再来了。”孟赢严肃地看着他,请他做出肯定的回答。

霍云松笑着点点头:“好的,我保证。”

天空中的飞龙:

大姐,15号爷爷让你回家吃饭。而且我爸的大嘴巴已经把他姐夫的事说了,你得把他带上。

孟赢看到这情景皱起了眉头:“我爷爷让我带你回家吃饭。”

“这是好事。”霍的语气很平静。“见家长也是合适的。”

孟赢对他有无限的信心。听他这么一说,他自然答应下来。

7月15日,鬼门关开了,但是蛋死了。因为街上人不多,这次是自学成才,差不多五点钟她才和霍一起回家。

今天孟阿姨作为已婚妇女,晚上要回婆家吃饭,饭桌还挺干净的。

孟赢一进门,就看到孟天雄冰冷的目光扫向自己。她拉紧霍的袖子:“爷爷奶奶,爸爸,阿姨,我们来了。”

孟卓良还记得在香店的那一天,不咸不淡,孟天雄冷哼一声,不悦之情溢于言表。

霍云松也没介意,他看着自己:“孟老,孟老,孟老,尤女士,第一次见面。我是阿英的男朋友。我姓霍,名霍,”

就连孟赢也觉得不对劲,但她只觉得奇怪,没有深入思考。

相反,尤其秀却因为霍云松说“尤女士”而心情大好。她来了个来回:“过来坐。”

拉着霍,在八仙桌的一端坐下。孟天雄还是一个人来表明大家的身份。孟卓良和游启秀坐在一旁。孟本来是要和孟奶奶坐在一起的,但是孟奶奶忙着进厨房和出厨房,没有坐下来和他们一起吃饭。

求求主人允许奴释放,乖把腿分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