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2020-12-06 17:10:14博名知识网
有好几次面对着办公室的门,抬头看大脑的时候会很清楚有人在门口以光速经过。当他的视线经过时,那个人已经消失在门前。最离谱的是,有一次他去辅导员办公室拿法语课的单子,正好碰到值日的淑庆。他没看到后面是谁,就敲了敲门盒说

有好几次面对着办公室的门,抬头看大脑的时候会很清楚有人在门口以光速经过。当他的视线经过时,那个人已经消失在门前。

最离谱的是,有一次他去辅导员办公室拿法语课的单子,正好碰到值日的淑庆。他没看到后面是谁,就敲了敲门盒说:“我去拿三班的资料。”

他头后面的人似乎呆了两秒钟,然后从抽屉里翻出他想要的东西,没有露出一张脸,直接从他头后面伸手。

他一步一步走向桌子,但他没有伸手去拿信息。

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淑清。”他的声音有点冷,伸在半空中的手明显抖了一下,脸色比以前黑了十倍。

他是豺狼吗?

就在气氛似乎僵持不下的时候,头后面的人突然站起来说:“对不起,顾老师,我要尿急!”

她随手把手里的资料塞给了对方,然后匆匆走向大门。速度有急有停,简直就是膀胱快要裂开时的生理反应。

办公室里剩下的那个人慢慢伸出手拿起单子,板着脸走到头前,扫了眼。

打开网页显示如问题:

“如何减少在同一个地方见面的机会?”

帖子表面有这些回答:

1l:同事?辞职!

2l:视觉上,是一个无法还债的人。lz,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借钱不还,家亡”吗?

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3l:我二哥得了蛇精病。如果他不想见面,就不还债。

……

一楼有一层是这样的:如果你真的因为反抗不想见面,就假装没看见,擦肩而过,漫不经心的看着对方,若无其事就把目光移开。时间长了,自然对方就明白了,总有一天会习惯的。见面不见面没什么区别。

顾的手微微动了一下,那些材料一下子全散落在地上,那平白纸撒了一地,看着挺别扭的。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句“见不见面”,心底有一个柔软的地方,仿佛突然被鞭子狠狠抽了一下,一些湿热的液体带着轻微的看不见的疼痛迅速流了出来。

她真的下定决心了吗?

不成功的表白给她带来了如此大的情感波动,以至于她甚至想和他成为陌生人,甚至假装不认识他哪怕只是路过?

我慢慢蹲下身子,悠闲地拿起散落的纸张,突然很多场景出现在我面前。

走廊尽头,那个为了接乌龟而被他误会的女孩,那个在忙碌的夜晚带着生病的红眼睛小乌龟来看他的女孩,那个静静地坐在病房里脸色苍白的女孩,那个在寂静的冬夜里试图安慰他,却不知道自己有多好笑多可爱的女孩。

都是她。

都是她生动多变的表情,无论什么情况她都一如既往的坦诚。

他一直相信自己是在保护她,但当勇敢的淑庆变成这种躲躲闪闪甚至尴尬的样子时,他突然开始怀疑自己的拒绝是不是真的在保护她。

因为她现在就是这张图,就是她受伤到难以恢复。就像她养的乌龟一样,她只是缩回壳里躲避一切。

*

又是一堂法语课。这次,我走得很快。差不多下课铃响的时候,“课”这个词就出来了,他拿着课走出了教室。

为了不在大楼的停车场撞见他,淑庆果然在教室里磨蹭了将近十分钟,直到周围的人都走了,连秦可薇都被她带走了,她才抱起,无精打采地走下大楼。

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不幸的是,当她慢慢走出教学楼的大门时,她远远地看到那个人站在黑色沃尔沃前面,一动不动,好像在等人。

教学楼里的人是空的。她不会傻到不知道他在挡谁。她不得不低下头,假装没看见,然后站起来,走在小路上。

可惜——

“淑清。”低沉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晚,打在她的耳膜上。

然后,尽管她逃跑了,他还是果断有力地拉着她的手下了车。然后他把车以可怕的速度开到离学校很远的路边。

事情终于到了这一步,把她推到悬崖边,要么跳,要么站在旁边。

是等她粉身碎骨,还是会回头?

一颗心悬在空中,在寒冷的夜里不知所措。

作者有话要说:对,对,终于迎来了第一章的场景。这位资深作者说他不会复制原文。出现的情节缩写成几个字,小* *来了。

为了给广大单身姐妹一些情人节的好处(当然我知道非单身姐妹今晚肯定会嫌弃我去见她们的男朋友),所以秒表锦绣深宅肯定会突破障碍,强吻,激情,卷床单,一切都会很粗糙!(当然作者爱讲段子,没有节操,没有公信力。()大家都觉得她在放屁。(

前一章红包获奖名单:

呆滞,太懒,伊利肚子疼(摸,肚子疼,追文,差点摸着我)

特别奖:erryeve

哼,好多家伙在文打广告说畜生。顾老师说你不专一 _ 你看他的时候就想到叫畜生!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窗外是一路逝去的繁华夜晚,车内是寂静到近乎窒息的气氛。

当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他问她:“你那天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这种陌陌的语气,这种略带愤怒的疏离表情,淑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担忧。在她印象中,即使他不够友好,他也一直很温柔友好,而不是这样.MoMo,脾气暴躁,有一些尖锐的伤口。

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唯一明白的是他在质疑她。

总裁很小很狂野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她鼓足勇气说出的心里话,被他当成了笑话,等于是把心里话捧在他面前,任他践踏。

淑庆从来不知道,最伤人的语言不是侮辱和谩骂。他甚至像往常一样用冷漠和怜悯来打击她。

“谁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她说得如此尖刻,以至于眼睛都湿了。

她觉得自己太不争气了,被拒绝后没有哭,现在却因为他的一句话差点弄坏了自己的作品。

而他对她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顾智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大灯,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你还年轻。”

最后,我又回到了温柔老师顾的形象。

“二十。”她强调说,“它已经成年了。”

那又怎样?还是比他小六岁。

汽车终于响起了他低沉、沉闷的声音。

“你这个年纪,遇到感情好的人很常见,我是你的老师,更容易有欣赏或者好感。也许你甚至不知道那是什么,是欣赏还是崇拜,或者……”他停在这里,指出了一些东西。

他拒绝接受她,甚至质疑她。

崇拜、欣赏、喜爱.她活了二十年,但小时候他连自己的感受都不知道,还表现得像个好人一样开导劝导她。

淑庆的心情终于跌到谷底,转身开门走了。

但是,比她还快,只轻轻按下锁定键,两个人就被困在了这个小世界里。

“开门!”她怒视着他。

“听我说。”他把手放在方向盘上,叹了口气,没有理会她的愤怒,继续平静地看着前方。“你考虑过忏悔前的后果吗?我是老师,你是学生。如果我拒绝你,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在我的班上你该以什么态度面对我?”

“我没想过,但现在我知道,不可能比今天的情况更糟,因为你已经拒绝了我。”

她的声音里有苦涩。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来揭开她的伤疤。她藏得很努力,但还是没有成功。

“那如果我接受了,你觉得你的日子会比现在好吗?”他突然转头看着她,怒火中烧,平静安详。“你想过身边的人会怎么看你吗?”师生恋不是小说里写的那样,也不是只要你觉得两个人之间有爱,别人就会接受你。如果和我在一起,你可能要承受所有人不友好的目光,甚至是攻击、诋毁、侮辱、谩骂。你想过这个吗?"

窗外的夜很吵,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声音,而沉默的车突然沉默下来,只留下他那刻意压抑的情绪在耳边流淌的声音。

锦绣深宅,总裁很小很狂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