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

2020-12-03 08:00:55博名知识网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常清,我们部落的小族长,他知道我是谁。我有很多问题。带我回房间后,我迫不及待地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我哥哥?”“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但我是小宗主,要查你的身份并不难。我也知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常清,我们部落的小族长,他知道我是谁。

我有很多问题。带我回房间后,我迫不及待地问他:“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我哥哥?”

“我一开始并不知道,但我是小宗主,要查你的身份并不难。我也知道你不想让我知道,所以我假装不知道。”

“你为什么要帮我?你为什么不恨我?”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

“有人欺负我妹妹,我当然想帮你。再说,小白这么尴尬又漂亮,我哥怎么会恨你呢?”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有人夸我漂亮。心里满是欢喜,嘴上却说“我一点都不好看。皮肤好白,头发比家里最老的人还要白。”

“但是在我哥哥眼里,小白是最漂亮的。你的眼睛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你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的歌声是我听过的最美的。”

听着这样的赞美,我一直咯咯笑。有个哥哥真好。

后来得知哥哥因为公开宣布我是他妹妹被族长父亲处罚,挨了20鞭。恶魔的孩子怎么可能是小族长的妹妹?一个小族长,作为继承人,怎么能承认一个父亲都不承认的孩子呢?

哥哥不能公开对我好,白天也不能来看我。他能做的就是利用他的特权私下改善我的伙食。还是只能晚上陪我。饶是如此,也让我很开心。至少在我妈死后,会有另一个人爱我,会把我当亲人一样关心我。

哥哥说有一天他会成为族长,然后我就不会再受委屈了。他还说他会给我最漂亮的衣服,最华丽的首饰,最好的,最好的一切…

我相信他,期待哥哥成为族长的那一天。

我十岁的时候,部落里发现了一件大事。

当时外面正在打仗。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从后面进入

我们这个藏在深山里,稳定了几千年的部落,多次被敌军入侵。最严重的一次是一群全副武装的官兵直接入侵我们家腹地。虽然他们最终被赶走了,但我们的人民遭受了严重的伤亡。

因为这件事,氏族里的人都沸腾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官兵开始攻击部落。显然,他们的部落已经和平相处了这么多年。

最受尊敬的大巫师占卜后得出结论,部落即将灭亡,罪魁祸首是我,魔鬼的孩子。

部落生气了,冲进我的小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是的,小白生来就有白化病。直到现在,在非洲的一些落后地区,人们仍然认为白化病人是恶灵,会带来嘲讽。但有传言说,用白化病人的毛发制成的渔网可以增加渔获量,它们的器官和身体可以带来好运,可以入药,甚至可以治愈艾滋病。因此,在利益的驱使下,白化病人经常受到攻击,被残忍地砍断手脚。甚至有些人死后,连尸体都要被家人藏起来,以免被别人卖掉。想想,真的很恐怖。

现实其实比故事更残酷,真正的魔鬼在人们心中有着很深的潜力。

第123章常(下)

当时我从睡梦中醒来,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被人用腿往后拖,一路拖到广场上。我的背被沿路的碎石割伤,血肉模糊,刀一般疼。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在我什么坏事都没做的时候,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

我被绑在一根高高的木桩上,惊恐地扫视着人海。

我看到了那个本该是我父亲的人,但是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冷酷无情。我想在人群中找到我的哥哥,唯一一个对我好,把我当亲人的人。他一定会救我的,不是吗?

可惜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他。

他去哪儿了?他也不喜欢我?和其他人一样,我觉得那些不好的东西都是我带来的?

大巫师穿着奇怪的衣服,抱着奇怪的木剑在我面前跳着奇怪的舞。跳完舞,他大声宣布:“恶魔的孩子会给我们部落带来毁灭!只有烧死她,才能赶走厄运!”

他的话音刚落,无数人对着天空喊道:“烧死她!烧死她!”

中午阳光最毒。但不管它有多毒,哪里能讨得人心?而他们眼中的恶在哪里?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

“不,不要烧我!哥哥救我,哥哥救我……”我哭啊哭,一直哭到声音嘶哑,我没有改变回族人的同情,只有眼泪还在控制不住的流着。

然而,很快,连眼泪都被盖住了――我被泼了能驱邪的黑狗血。粘稠无味的血液从头顶流下来,鲜血覆盖了我雪白的脸,流进了我的眼睛,于是眼前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血污。

眼睛不舒服,但还是努力睁大眼睛,想再找哥哥。

可惜什么都看不清楚,下面尖叫的人,包括我无情的父亲,都沾满了残忍的鲜血。

火已经点燃,燃烧的感觉比正午的太阳还要痛苦千万倍。火舌迅速爬满我全身,轻而易举地砸破了我的衣服,咬破了我的皮和骨血.

那种痛苦是灵魂深处的绝望-

兄弟,你为什么不来救我?兄弟,我太受伤了.

世界上没有魔鬼,但人心是万恶之源。

昌小白被烧成灰烬,灰烬被洒进广场旁边的河里。人们祈祷河里的水可以净化魔鬼的灵魂,使部落获得和平。

寂静的午夜,月光冷冷地洒在河上,河水波光粼粼。

一双又小又黑的手从河里慢慢伸出来。河水渐渐变成了血红的颜色,很快,整条河都变成了血红。

一个小身影从血红色的河里爬出来。在月光下,她只能看到自己全身被涂成黑色,像人形的烧焦的木炭,湿漉漉地从河边爬到岸上。每走一步,她身后都会落下一滩水。

在寂寞的月光下,有一首空灵凄美的歌:

“梦里,花园里花开了,草长了。

花开草长,最终都变得贫瘠。

啦啦啦啦啦啦.

荒芜的花园如此寂寞,娃娃和娃娃都不哭。

妈妈在天上看着你。

……”

一路高歌,游走在部落里,部落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这首悲伤的歌。有一个大胆的凑在门口只看了一眼,期望过去。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

第二天,当黎明到来时,人们冲到了大魔女的房子里――那首歌太邪恶了,大魔女应该有办法解释原因,赶走邪恶。

敲门很久没人应门。终于有人忍不住撞开了门,出现在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

大巫师倒在地上,浑身是血,像被活剥了皮。床上,地上,桌子上,到处都是血。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甚至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第二天晚上,这首歌在部落里再次响起。明明那么清澈美好,却又那么悲伤绝望。

第二天一早,族长也死了,他的死和大魔女的死一模一样。

然而,事件并没有因为族长的去世而结束。第三天,第四天.三个月来,每天都有一个人惨死。

巨大的恐惧禁锢了整个部落。所有人都很紧张,生怕自己会是下一个死去的人。有些人想逃避,但又能逃避到哪里?外面是连绵不断的山,山外的世界是未知的,未知也代表着更大的不安。

第四个月,常清回来了。

当朝廷的官兵进来时,部落里伤亡惨重。意识到这是行不通的,几次出山,对这个世界略知一二的常清,提议与法院协商和解。

最后部里决定常清带人出去和政府里的人谈。

和谈进行得很顺利,最终的结果是将他们的部落定为一个独立的城镇。因为有一个镇要成立,有很多相关事宜需要讨论,延迟也就几个月。在离开之前,我太仓促了,没有来和常谈。

等他回来的时候,常已经不在了。

他看到的只是一个可怕的、充满怨恨的鬼魂。因为怨念太重,巨大的鬼力已经在短时间内聚集。而人性早已泯灭,连常青都不知道。

还有一个有名的驱魔人,带着常青树回来了。他想让驱魔人证明昌小白不是恶魔的女儿,而是一个生来就患有奇怪疾病的可怜女孩。

驱魔人确实有一些技能。在与常相处了一夜之后,她终于安定了自己的灵魂。

驱魔人对常青说:“小宗主,你妹妹变成鬼了,需要做点什么来驱除她的灵魂。”

长青闻言十分难过。姐姐死得这么惨,我怎么忍心看着她落到过去的尽头?但如果不阻止,继续下去整个部落的人都会死,这也正是大魔女当初预言的:恶魔之子会毁灭整个部落。

想了想,常青忍不住了,道:“没有你的灵魂不是不可能转世吗?你能为她努力活下去吗?”

“超生?”驱魔人无奈的说:“她做了很多恶,甚至下了地狱也没有好下场。”

常清问:“可是我还能怎么办呢?你再想想,肯定有办法的吧?”

驱魔人沉吟半响道:“传说奈何桥头有个孟婆,为投胎鬼舀汤。几千年来,她舀了无数汤。偶尔在舀的过程中会不小心掉一两滴。多年来,这座桥培育了一朵奇葩。没有叶子,没有花,只有一种水果,叫水果。如果邪灵能拿这个果子,就能把原本的恶和怨念从灵魂中分离出来。自然也抵消了罪恶。但那只是传说,谁也说不准。”

宝贝儿再塞最后一颗,从后面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