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日下美人

2020-11-22 05:10:05博名知识网
我赶紧拦住她,压低了声音:“你放心,你看!”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四大流氓”的鬼魂,只是我不知道。这小子是魏秀文送的还是其他三个人送的?四个人中,毫无疑问,魏秀文最有嫌疑。他经历过昨天的事情,无论是唐门的,还是青城派的樊龙飞、他们显然都被我吓到了。短时间内,他们应

  我赶紧拦住她,压低了声音:“你放心,你看!”

  如果不出意外,一定是“四大流氓”的鬼魂,只是我不知道。这小子是魏秀文送的还是其他三个人送的?

  四个人中,毫无疑问,魏秀文最有嫌疑。他经历过昨天的事情,无论是唐门的,还是青城派的樊龙飞、他们显然都被我吓到了。短时间内,他们应该不敢再招惹我了。

  只有这个魏秀文,他是“炼神化虚”的高手,但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吓到的。而且他应该对我的身份有所怀疑,所以派一个小孩去打听实际情况是理所当然的。

  [800]卧虎藏龙,另一个男人!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日下美人

  “哎,不知道生与死的东西!”

  笑了,但我的目光又忍不住停留在《登真隐诀》上。说来也巧,我这时候打开的页面正好记录了一个人物印章的制作方法。

  这个符号的名字叫“太清——慑人鬼”,是茅山派第十代始祖王创造的。与道教广为流传的“杀鬼”不同。“太清-慑人鬼”的作用不是杀死恶鬼,而是在一定程度上控制恶鬼。

  后世的“五鬼处理”就是从这个人物身上诞生的。借助咒语和符号,我们可以驱使恶灵被人利用。

  没事的时候我也有一颗玩的大心,一开始也没有从窗台上的小屁孩开始。相反,他从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白纸,然后用钢笔涂鸦。

  从逻辑上讲,制作符号纸的过程是比较繁琐的,除了需要以上好的黄纸作为载体。更需要专门的笔和朱砂等东西出墨。

  画图前要选好时间,洗澡烧香,背“清水咒”、“清笔咒”、“清纸咒”……总之很麻烦。一两个小时之内,你做不出真正的纸。

  虽然我的干坤包里什么都有,做符号的材料都有备份,但是我在教室里。自然不可能严格按照一个个制作符号的过程。只能像小孩子玩“过家家”,开始用笔和白纸涂鸦符文。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日下美人

  如果这被其他朋友看到,保管员会对我嗤之以鼻,我一定会觉得我在浪费时间。用钢笔和白纸画出来的标签纸,如何才能起到“慑人鬼”的作用?

  别的朋友就更不用说了,就连我旁边的夏小艺都惊讶的看着我问:“你干什么呢?”

  我微微一笑,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说:“涂鸦!”

  "……"

  不出所料,这句话一出来,夏晓逸顿时语塞,直接把目光转向了我:“开什么玩笑?钢笔和白纸也能写字吗?”

  “哎,你等着乐观吧。”

  说话间,窗台上一个离孩子最近的同学忍不住突然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拉了拉自己的衣服,自言自语道:“好冷啊……”

  不冷才怪。虽然这孩子不是故意针对他的,但他离得很近。即使只是孩子不小心挤出来的殷琦,也足以让他心寒。

  甚至,一旦时间过久,作为一个普通人,很可能会生重病。

  很快,根据《登真隐诀》上的模型,我直接在白纸上描出了“太清是个阎王爷鬼”的符文。

  仔细感应,没想到。这张我用白纸画的“太清太可怕的鬼”,没有多少精神力量,哪怕根本不是一张纸。

  没有专门的笔和朱砂。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白纸和黄纸有很大的区别。它不能像黄纸一样承受太大的力量!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日下美人

  画符之所以用黄纸,是因为黄色象征五行中的“土”,也象征东、西、北、南的“中”。这就是它的来源。

  “仲”代表的是正气,也可以说是天地之间的浩然之气,所以黄纸可以承载更多的力量,配合朱砂所写的符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最大限度地发挥借来的世界的力量。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黄纸就像古代使用的公文颜色。道教神灵通常借天地之力,请鬼神相助。用黄纸写的神祗,相当于呈上的公文。道士在使用神祗时通常会使用咒文,但最常用的“急如律令”是指催公文。

  但不管怎么说,除了更高级的金、银、紫、蓝字。黄纸无疑是书写文字印章的最佳载体。至于白皮书的效果,显然会有很大的差别。

  但我一点也不介意。好歹我也是“炼神化虚”巅峰的高手。“仙”虽然有很长的路要走,但也有“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意思。如果连一个小屁孩都对付不了就不要嘲笑别人的尖牙了?

  其实我是准备用白纸乱涂乱画的。付成落笔的时候,我飞快的咬着指尖,指尖在白纸上掉了一滴血!

  此刻,傅颛所有的特殊精神力量突然迎面扑来。经过我的血亲加持,这张“白纸”其实丝毫不弱于任何一张正式步骤制作的黄符。

  符的大功告成,我立即不犹豫。为了防止窗台附近的学生生病,他们急忙捏了捏银豹,在心里默默地说:“至高无上的玉王庆,统治着三十六天。普渡九天,化为十界,慑人心魔鬼!像法律一样快!”

  之后万一其他同学发现了,我直接把手里的白纸折成纸飞机,然后直接丢给靠窗的小朋友!

  “呜呜——”

  作为修行者专门培养的鬼,窗边的小鬼也是机警异常的,看着纸飞机靠近,立刻意识到了危险。

  幽灵叫了一声,它变成了一缕阴风,从窗户直向最近的同学扑来。

  “还想走火入魔?”

  带着冷笑。我也准备好了,几乎就在那小子要扑向窗边同学的同时,我却直射一颗血珠!不偏不倚,就在同学眉毛上方!

  红灯一闪,太阳一下子升到了同学的身上。远远看去,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片微弱的红光中,让这孩子错过了占有自己的最佳时机。

  而这个时候。我的“纸飞机”终于设法飞到了窗台边上,一缕无形的气机当场击中了它。小家伙同时浑身一颤,眼神中没有一丝狰狞。却瞬间变得迷茫,被我的“纸飞机”带出教室。

  “嗯?”

  窗台上的同学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却忍不住一脸疑惑:“血从哪里来的?”

  此时此刻。我赶紧站起来,捂住口鼻。“老师,我流鼻血了。可以去厕所处理吗?”

  “鼻血?”

  老师下意识地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我没多说,点了点头:“走,早点回去!我很快就来说重点!”

  “嗯!”

  点点头,我又看了夏小逸一眼。这赶紧离开教室,追着纸飞机,直接出了教学楼。

  这时,小恶魔已经被我的论文吓住了,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本能地飞回了主人身边。而我想要的恰恰是这个效果。我想看看这小子是谁教唆的,魏秀文,还是“四少男少女”的另外三个。

  一路小跑着,我却跟着“纸飞机”直接到了田径赛场,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它就在主席台旁边。这时,有一个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家伙捏着法印正手偷偷施法!

  看样子这应该是小鬼的主人了。但是,让我相当犹豫不决的是,这个人不是魏秀文,也不是“四大少男少女”中的其他三个!

  而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更让我皱眉的是,此人也是“炼神化虚”高手!幽幽,他的修炼甚至比魏秀文还高,已经到了“炼制神化”的中期境界!

  天哪!

  TM确实是未被发现的人才。它只是重庆的一个大城市,甚至还发现了一个“炼神化虚”的高手!

  就是不知道,这个人属于什么派系?是魏秀文的帮凶吗?

  不然他怎么会突然关注我?毕竟自从来了重庆大学,就一直在隐瞒自己的成绩!除了昨天在学校后面稍微透露了一下,外人是不可能注意到我的修行者身份是…

  [801]诬陷,范龙飞失踪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

  微微蹙眉,颇为打草惊蛇,我忍不住迅速把一直跟在小鬼后面的“纸飞机”收了起来,一个闪身,就藏在了墙角。

  “嗯?”

  一旦“纸飞机”的震憾消失,小鬼瞬间恢复,莫名其妙地出现在田径赛场上,似乎相当惊讶。

  而且或许是感应到了自己主人的气息,他略显狰狞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惊讶,于是径直朝主席台附近的那个人飞去。

  “嗯?”

  小鬼突然回头,显然有些出乎意料,警惕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到,他才迅速放了小鬼。然后开始问孩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