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壕婿,女性被撩湿到底有多难受

2020-11-11 08:12:25博名知识网
“没有。”声音低到只有一句话就停了下来。宋寅不想总是给她的朋友泼冷水。说很多也没什么帮助。很麻烦,让她的朋友对她很不爽。然而,金维并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她的目光移向宋寅小腿一侧的几页A4纸。昏暗的台灯下,她隐约看到协议封面上的字,柳眉皱了起来。“那是什么?”

  “没有。”

  声音低到只有一句话就停了下来。宋寅不想总是给她的朋友泼冷水。说很多也没什么帮助。很麻烦,让她的朋友对她很不爽。

  然而,金维并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她的目光移向宋寅小腿一侧的几页A4纸。昏暗的台灯下,她隐约看到协议封面上的字,柳眉皱了起来。“那是什么?”

  ***

壕婿,女性被撩湿到底有多难受

  宋寅跑过去,想着半夜的事,直到她听到宿舍外面树梢上有几只鸟在唱歌。感觉只睡了一会儿,再醒来的时候已经七点了,外面很亮。

  外面传来水声,金维和唐小军正在洗漱,卢佳思穿着衣服在床头,准备练早功。她看着宋寅,醒来了。她飞快地叠了三遍被子,又叠了两遍,问她:“,宣传片真的不应该让余齐静当女主角吗?”

  没等宋寅回答,她又撅起了嘴。“没有八字的痕迹。我觉得她那两个小跟班在班组里会气疯的。”

  宋寅低下了头,系上了雪纺衬衫的衣领带,张大了嘴巴,久久不知道该拿起什么。

  虽然宋寅上次在训练室被提醒要小心,但陆嘉思心里是这样想的:谁都可以被筛选掉,但宋寅不会。

  形象方面,古典舞系挑不出比她更好的。在专业能力方面,宋寅早早获得萤火虫杯金奖,年度大小考核最好。从知名度来说,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近两年进入大学的大一新生的励志偶像。

  在大众眼中,选角就算要暗箱操作,也要先权衡民意和群众的眼光。两位女士情有可原。如果宋寅被直接踢出去,每个人都必须进行讨论。陆嘉思猜到领导不会这么做,但宋寅久久没有回答,她不禁怀疑自己的判断。

  陆嘉思想了想,想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张大了嘴巴。“殷茵,你是认真的吗?你给她配额了吗?”

  当事人主动放弃的唯一办法,就是堵住悠闲的人群。

  宋寅这次摇了摇头,提醒她说:“佳思,去洗洗吧,你应该晚点回来。”

壕婿,女性被撩湿到底有多难受

  看到宋寅不想回答,卢佳思没有提问。毕竟,这是宋寅自己的事。偏偏唐小军拿着毛巾擦脸,洗完了走到门口。听了卢佳思的话,他差点没爆炸。他正要开口。卢佳思抬头向她眨了眨眼睛。他不得不闷闷不乐地闭上嘴。他想在安慰之前离开。“殷瑛,你不必生气。”

  ”不喜欢陆嘉禾。你要是答应了卢嘉禾,你会生她的气。”

  “小军,别瞎说。”宋寅起床穿鞋。

  ***

  在崇文啦啦队训练期间,宋寅不用去上早课。她收拾好行李,犹豫了几秒钟。她把协议塞进信封,放在衣柜底,锁上门,出发去崇文。

  下楼的时候,也接到了宋木的日常问候电话。

  宋寅抛开杂念,一个接一个地回答她母亲的话,整晚都没有提到任何让她困扰的事情。

  睡眠时间太短,心跳有点快。就像一团抑郁的云堵在我胸口。爸爸从小就教她要冷静,宋寅一直学得很好,但这一次,内心的起伏很难平静下来。

  她深呼吸了两次,戴上耳机,从宿舍楼跑到崇文食堂两千多米。

  紫荆食堂离体育馆很远,但是离今天的训练场很近。在过去的两周里,宋寅第一次踏上这里吃早餐。

壕婿,女性被撩湿到底有多难受

  是早餐时间,在北京跳舞的人很少的时候,几乎没有这样拥挤的时间,巨大的空间嘈杂,夹杂着各种早餐的味道。

  拿着霍先生给的卡,在一楼排队买了一杯无糖豆浆和鸡蛋。当她走出人群时,她正在找一个座位坐下。有人上来狠狠打了她一拳。

  豆浆装在纸杯里。当它被击中时,杯子的盖子变形了,一个满满的杯子倒在宋寅的胳膊上。

  宋寅是一名舞蹈学生,身体灵活,反应迅速。本有时间逃跑。然而,他被旁边的人包围了,一

  微微一闪,她终于停了下来。淡黄色的豆浆浸在雪纺衬衫里,滚烫的热气紧贴着她的皮肤。宋寅非常热,深吸了一口气。

  “啊,老师……”

  五官鲜明的女孩惊讶地捂住了嘴。“对不起,我的脚滑了。我不是故意的。”

  宋寅垂下眼睛,身上薄薄的雪纺布沾在皮肤上,因为被水迹浸湿了,变成了透明的颜色,粘稠的触感来自他的胸部。她用裙子把胸前的布从皮肤上掀起来。

  宋寅对这个女孩并不陌生。

  何俊廷和陆嘉禾的桃花债。

  许多不重要的事情,宋寅知道,但从来没有打扰自己。

  比如女生在卫生间的突兀问题,往往看似有眼无窥探,排练时故意捣乱。

  但是今天,她的心情真的很糟糕。

  她知道何俊亭是故意的。

  衬衫在地上滴着豆浆,周围的人都在向视线移动,窃窃私语。

  宋寅举起打翻的纸杯,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她的眼睛。

  “然后呢?”

  宋寅的声音和往常没有什么不同,甚至比过去更平静,没有羞恼,没有尴尬,甚至有点沮丧,好像她真的只是在征求她的意见,以后该怎么处理。

  宋寅知道,何俊廷只是想看到他当众出丑的样子,他的风度完全丧失了。

  何俊廷试图透过宋寅的眼睛假装平静的证据,但失败了。她有一瞬间的迷茫,然后她张开嘴,又笑了起来。“老师,我能再给你买杯豆奶吗?”

  “我现在没心情喝豆浆,”宋寅摇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我要上课,你知道,现在回北京跳舞换衣服已经太晚了……”

  她的声音有所下降,有东西从一边被扔了出去,宋寅下意识地闪了开去,但何俊亭没反应过来,被泼了一身水。

  在和宋寅相同的位置,水很快就融化到了布料里,粉红色的内衣隐约地冒出来,水滴落下来,让她看起来比自己还惨。

  宋寅目瞪口呆。她想让何俊婷给她换件干净的衣服。

  他有一件宽松的军绿色夹克,裹得很紧,宋寅这次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了。刘家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的,他怀里抱着一个足球。

  首先,他弯下腰,拿起宋寅应该扔掉的纸杯。然后他把一袋湿巾塞进她的手里,抓住她的肩膀。

  何俊廷反应了几秒钟,盯着刘家合,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你泼我?”

  “不好意思,我手滑了,不是故意的。”刘家合拿起一个皱巴巴的纸杯,若无其事地把手放在他身上。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女孩固执地盯着他,快要哭了。

  刘家合总是懒散散漫。他挑起唇角,漫不经心地吐出三个字。

  “你信吗?”

  卢嘉禾身材高大,一张熟悉的脸。当他出现在人群中时,他就是焦点,附近的视线很快被吸引过来。

  女孩狼狈的样子被大家看了个正着。

  在把宋寅抱出人群之前,他回头低声警告那个女孩。

  “我求你记住,下一次,不会像一杯水那么简单。”

  ***

  “是他的支援组队长,建筑学院之花,和杨格同系。陆哥这样做是不是太忘恩负义了?”柯宇森不忍看,歪向一边,和身边的郑泽窃窃私语。

  “你知道什么?”郑泽撅着嘴。“这种女人最是口是心非。”

  “你从哪里看出外面和里面有区别?”柯宇森不服气的用胳膊肘打他。“她不是已经道歉了吗?小嫂子没生气。”

  “你真的不相信你的猪头,”郑泽连摆摆头两次反击。“不说别的,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巧合。别人不打,就打陆哥喜欢的人。”

  郑泽拿起他的手,何俊亭在人群中用嘴唇做了个手势。“它看起来漂亮吗?无辜的吧?我告诉你,尔森,遇到这么美好的事情,最好是和你的智商一样遥远。”

  “去年我和卢哥去图书馆,碰巧遇到这个吹牛的姑娘。我们不得不在三个月内拿下陆哥,并告诉她的朋友们一堆把男人捧在手里的技巧。”

  “操……”柯宇森惊呆了,再次认真的看着女孩。“后来怎么样了?”

  "陆哥从书架后面走出来,结束了她的幻想."

  说话间,宋寅已经从人群中走出来,挥手甩开卢嘉禾搭在她肩膀上的手。

  她没有像往常一样说谢谢。她从头到尾一句话都没说。她埋着头走在食堂外面。

  卢嘉禾正在迎头赶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