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厨房h,穿越系统做任务女主h

2020-11-10 15:04:10博名知识网
我打了个寒颤,道:“白哥,你前世是男是女?”“嗯?”白侠讶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想知道,前世,你和我……”不敢多说,也不敢多想。“你想去哪里!”白侠道:“你我之间没有情债!”“哦,那好。”我松了一口气说:“易哥怎么知道这么多?”“他一直在天府的隐世里,推导了好几年的天数。”白侠道:“世上,阴阳之间,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懂得秘密。

  我打了个寒颤,道:“白哥,你前世是男是女?”

  “嗯?”白侠讶然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想知道,前世,你和我……”不敢多说,也不敢多想。

  “你想去哪里!”白侠道:“你我之间没有情债!”

厨房h,穿越系统做任务女主h

  “哦,那好。”我松了一口气说:“易哥怎么知道这么多?”

  “他一直在天府的隐世里,推导了好几年的天数。”白侠道:“世上,阴阳之间,恐怕没有人比他更懂得秘密。”

  “哦。”我点点头说:“所以,我很好奇,我想知道你的前世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就好好活着,做好自己的事。”白侠道:“路已走到尽头。”

  “嘿?”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突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块石碑,上面写着两行大字:“两界尽,弱水三千。”

  弱水三千?

  这是什么意思?

  白侠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说:“抬头,看远一点,往路的尽头往远处看。”

  我忍不住往远处看,突然发现路的尽头竟然是一片汪洋!

  深蓝,深蓝,几乎发黑的海水无边无际!

厨房h,穿越系统做任务女主h

  但是没有水花,没有水声!

  可怕的平静,可怕的沉默!

  白侠道:“这是弱水之海。”

  第七十五章弱水之海

  弱水之海.

  我看着无边的水说:“白哥,我们要渡海吗?”

  "海中间有一个岛,叫枫林洲."白侠道:“枫林州中心有一座山,叫独硕山。”

  “独硕山?”我吓了一跳,说:“独硕山在这里吗?”

  “你也知道独硕山?”白霞微微一愣,惊讶地看着我。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但我也听了司马茂和他们的话。他们说冥界只有一个统治者。此通报者名曰酆都大帝,酆都大帝帝宫在独硕山上。”

厨房h,穿越系统做任务女主h

  “哦?”白侠道:“他们还说了什么?”

  我说:“他们还说独硕山上有一棵大桃树,桃树下就是酆都大帝的帝皇宫。只是酆都大帝的任期有限。任期届满后,他想继续留任,所以他选择了渡劫。不幸的是,他在渡劫没有成功,所以他不得不忍受永恒的轮回。独硕山上的皇宫也因酆都大帝渡劫的失败而受损,甚至独硕山成了焦土。”

  “他们懂得很多。”白侠笑着说:“那他们没告诉你,你是酆都大帝转世吗?”

  我脸色一变,说:“白哥也在开玩笑。你不能胡说八道!”

  “除了你我之外,这里没有第三个人。你怕什么?”白侠笑着说:“更何况这不是我先说的,是你义弟告诉我的。”

  我说:“我哥真的这么想吗?”

  “不然你呢?”白侠道:“他刚才和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不问他?”

  "刚才司马茂和白雪也在那里."我说:“怎么能问呢?”

  “对,连我都在。”白侠笑着说:“所以,你怕进入我们的耳朵,所以不能轻易说话。”

  “不……”脑子被白侠说了,哭的尴尬红了。

  “没关系,你这么想是对的。”白侠道:“毕竟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你不知道谁好谁坏。”

  “那时候哥哥的时间太短了。”我说:“而且他走的很急,我没时间问。但是,即使不问,我也总觉得这是废话。都说酆都大帝是至高无上的修炼,远高于成神的力量,一根手指就能毁掉十座寺庙,那怎么会是我呢?现在看着我?酆都大帝的风格在哪里?”

  “哈哈.”白侠听了我的话哈哈大笑说:“你真有意思!我说过,酆都大帝是渡劫的失败,将遭受永恒的轮回!如果他转世后还能升天,那他应该在哪里受罪?”

  “这个.”我无言以对。

  “好吧,暂时不谈这个。”白侠道:“我告诉你,我平时就住在那朔山上桃花树下。那里确实有一座废弃的宫殿,但我住在那里就够了。我们将穿越弱水之海,爬上林峰岛,爬上独硕山,走到最高处,这样我们就能找到回到死者身边的路。这些听起来很麻烦。其实一个一个来做是很简单的。”

  “一切都是白大哥安排的。”我说:“以后让弟弟去划船吧。”

  “啊?”

  我一说完,白侠就像个傻子一样看着我。

  我很困惑。这是怎么回事?被我的努力感动?

  我只好又说了一遍,说:“以后让我弟弟划。”

  “船在哪里?”白侠看着我,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

  我环顾四周,发现没有船,甚至没有木桩。

  我笑着说:“白哥一定知道船在哪里。别逗我弟弟了。”

  这个白侠,看起来老实,没想到偶尔也会这么调皮。

  “没有船。”白侠摇摇头。

  “没船?”我大吃一惊,说:“你想游泳吗?我不会一路蘸点水浮在上面。”

  “哈哈……”白侠突然哈哈大笑,说:“你还游过去,不知道这弱水吗?”

  “弱水怎么了?”我说:“我以前听说《红楼梦》里好像有句话说弱水。叫——让弱水三千我才拿一瓢水!”

  白侠道:“你看这弱水是什么意思?”

  我说:“应该是清河爱海的意思。”

  “清河爱大海?哈哈哈哈……”白侠又忍不住笑了。

  我尴尬地说:“白哥怎么一直笑?”

  “这是给你的。”白侠一直笑,突然伸手轻轻勾住它——路的另一边有一些花——一片绯红的花瓣被白侠捏了一下,递到了我的面前。

  我不禁想起白雪说的话。另一边的这些花看起来像晚霞一样绚烂,其实都是鬼血做的。

  白侠还是要我带。我的内心一直是恶心和尴尬的。“你拿这个干什么?”

  “你先拿着。”白侠道:“老兄,你还怕这些花?”

  我必须抓住它。白侠道:“你去海边,把这花瓣放在水上。”

  我狐疑地走到水边,把花瓣扔进海里,却看到花瓣瘪了下去,一刻也没有停留在水面上!

  更别说飘了!

  我心里一惊,脸色变了。我突然想起我在水边。我急忙往回走,但我立刻踩到了什么东西。我赶紧转过头,看见白侠已经到了我身后,抱着我说:“你怎么吓成这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