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我要吧,我和妹子那些事

2020-11-08 21:14:16博名知识网
我和薛倩立即同意了。他离开了这里,好像在逃跑。当我们走出法官庙的门时,我们发现外面很黑,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在等着我们。他们见我们两手空空,没有带法官出来,立刻像放假一样冲过去告诉对方,大喊:“法官不肯来,官方怕欺负。”孩子们

  我和薛倩立即同意了。他离开了这里,好像在逃跑。

  当我们走出法官庙的门时,我们发现外面很黑,我们不知道有多少孩子在等着我们。他们见我们两手空空,没有带法官出来,立刻像放假一样冲过去告诉对方,大喊:“法官不肯来,官方怕欺负。”

  孩子们准备好了,他们的声音来回飘荡。

  虽然我和薛倩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但我们心里还是有点惭愧。

我要吧,我和妹子那些事

  当我们经过剧团时。华丹对着我们挥舞着拳头,用嘴比划着。“别灰心,我支持你。”

  我宁愿她假装没看见我们俩。现在很丢人。

  等我们回到台上,宝哥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你们两个敢不抓法官?”

  薛倩心情不好,脱口而出:“放屁,那小子不能来。”

  杨琪惊恐地看着我们:“这也是开玩笑?”

  宝哥干笑一声,道:“是。我们在开玩笑。”

  陆老师问我:“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鲁旸呆在法官庙里,他不喜欢熏香。但是被监禁了。他出不了法官的庙,或者出不了大厅。”

  鲁老师大惊道:“谁囚禁他?那些人是当初建庙的吗?”

  我摇摇头说:“那我就不知道了。鲁旸不承认也不否认他父亲被杀。但他很合作,愿意在法庭上与杨琦对质。不过,我们得去法官庙。”

我要吧,我和妹子那些事

  宝兄弟犹豫了一下,说:“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庙里设了埋伏,要把我们都抓起来?”

  陆老师笑着说:“他有必要这样吗?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

  第1013章故事

  宝哥很不情愿,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不指望了。所以我只好跟在我们后面,走到法官的庙里。

  周围那些孩子知道法官不让他们进庙,但还是很吵的跟着我们。

  我们几个人各有心事,慢慢步入法官的殿堂。

  陆小姐站在庙门口,犹豫了一会儿。她转过身,关上了庙门。

  这种行为让那些孩子大为不满,对他们大吼大叫。陆小姐连站在外面看热闹的机会都不给他们。

  当我们走进大厅时,鲁旸像以前一样站在地上等着我们。

  杨吉一见鲁旸,勃然大怒,如临大敌一般冲了过来。追着鲁旸打。

我要吧,我和妹子那些事

  鲁旸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我看得出来,这笑容里充满了无奈、遗憾和必要。我又看了看他,杨奇一脸愤怒。

  我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父子俩都过得不好。但是,似乎杨鲁碧和杨琪更难过。杨吉只需要生气。鲁旸似乎有话要说,但他不能说出来。”

  鲁旸年轻强壮,殷琦很重。如果他坚持逃跑,杨吉根本追不上他,但他跑得很慢,这似乎是专门为杨吉设计的,让他赢两次。但是,对于这种行为并没有得到杨琦的理解。他变得更加愤怒。

  鲁智深上前拦住道:“包大人在此,不可放肆。”

  杨奇听到这里,才慢慢停下来。

  每个人都在蒲团上坐下。宝兄弟对鲁旸说:“你父亲告你杀了你父亲。是这样吗?”

  鲁旸叹了口气,点点头说:“有这么一回事。”

  我们没想到他坦白的这么开心,一时间愣住了。

  杨起大叫:“你听见了吗?他坦白了。我们现在能把他切成碎片吗?宝二爷,你的狗头呢?”

  宝二笑了两声,问鲁旸:“你为什么要杀你父亲?是为了龙珠?”

  鲁旸点点头:“是的,就是因为那颗珠子。”

  两个人问了又答。这简直是把鲁旸一步步送上刑场。

  宝二爷看着鲁老师说:“我们现在怎么办?”

  鲁老师想了想,对说:“这件事有什么隐情吗?”

  鲁旸说:“当然有隐藏的东西。乌鸦回嘴,小羊下跪。连鸟兽都懂得报恩,何况人呢?另外,我读过圣贤书。”

  杨起大叫:“你羞于说读过圣贤书?没有我支持你,你早就成乞丐了。你会去哪里学习?你连动物都不如,一说起乌鸦和小羊就不要脸。”

  鲁旸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沉默不语,似乎不想反驳。

  我心想:“看他对父亲的态度,不像是残忍的杀了父亲的人。”

  鲁老师又道:“你被囚禁在这小庙里,是不是和那种隐情有关?”

  突然抬起头,看了一眼卢老师,脸上露出了惊异的表情。过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说:“是的,就是因为那个秘密,我才被关在这里的。我自己也觉得很尴尬,所以希望你能给我平反,放我出来。”

  陆老师说:“你爸爸哭是因为你杀了他。你哭是因为有人把你囚禁在这里。看来你们父子有恩怨。”

  鲁旸默认了这一说法。杨吉还信誓旦旦,一定要杀了鲁旸泄愤。

  陆老师挥挥手,对说:“你有什么隐情?能告诉我们吗?”

  鲁旸只是指着石像说:“我父亲死后,我被火烧死了。灰烬混合在土壤中形成这个图像。不知过了多少年。我的灵魂好像被绳子绑在一个石像上,离它五步之遥都走不了。真的很痛苦。如果你能让我走出泥淖,你自然就知道隐藏的感觉了。”

  我们几个人绕着泥塑走了一圈。伸手一摸。泥人很硬,但看起来像石头或钢铁,不是泥塑。

  我用大刀轻轻敲了一下。泥巴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鲁旸可能以为我要砸泥塑像。他对我说:“这泥巴结实异常,断不了。你想让我出去,除非你去那里。”

  他指着墙。

  我疑惑地说:“那边有门吗?只是一堵墙。”

  鲁旸淡淡地说:“去壁画。”

  听到这里我吃了一惊:“我们进画吧?”

  鲁旸说:“是的。等到了画,自然就明白了。但是,我想提醒你,有些人以前进去过,现在没有再出来过。估计是死在里面了。”

  我看着陆老师:“我们进去看看好吗?”

  陆老师笑着说:“听你的意思,你好像很担心我们会死在里面?”

  我笑着说:“我在担心什么?没见过什么大浪。我不怕这幅壁画。我担心的是,怎么才能进去?”

  陆老师看着我笑了:“你知道怎么进去的。”

  我说:“开什么玩笑?我一个大活人,怎么才能进画?”

  鲁老师说:“你在安乐寺的时候不是进去过一次吗?”

  我一听,马上就明白了。我点点头说:“还不错。还不错。我知道怎么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