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电影没有她们拍不成:必看的电影美术技巧

2020-06-28 04:23:04博名知识网
科幻电影中的服饰造型是电影内涵的一个重要表达方式,并不单纯指其作为衣物的功能本身,更是承载着多元、复杂的文化意义。好莱坞科幻电影中女性形象的变化是一个冉升的过程,20世纪60年代之后,女权、女性主义的兴起,女性在科幻电影这个由男性话语权力所占据的类型体系中,也逐渐开始拥有了更多的戏份、更加独立的角色,渐次地开始有更多

  科幻电影中的服饰造型是电影内涵的一个重要表达方式,并不单纯指其作为衣物的功能本身,更是承载着多元、复杂的文化意义。

  

  好莱坞科幻电影中女性形象的变化是一个冉升的过程, 20 世纪 60 年代之后,女权、女性主义的兴起,女性在科幻电影这个由男性话语权力所占据的类型体系中,也逐渐开始拥有了更多的戏份、更加独立的角色,渐次地开始有更多的科幻电影选择女性作为主角。

  

  创作于 1979 年的《异形》被认为是将女性作为主角的一部里程碑式的科幻片,影片中充满了对女性身体、身份的视觉隐喻。

  

  在这之后,陆续有科幻电影将女性作为表现重点,如《银翼杀手》中的复制人瑞秋、

  

《黑客帝国》中的网络勇士Trinity、
《第五元素》中的“第五元素”莉露等银幕形象,为观众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

  进入到 21 世纪之后,更有越来越多元和丰富的科幻电影将女性予以呈现,《古墓丽影》里的劳拉、《终结者 3》中的 T-X、《生化危机》等等,这些影片中的女性形象常常以性感的装扮、超强的能力、冷艳的容貌为视觉卖点。

  

  但客观而言科幻电影对其的塑造,实际上仍然是将女性放置在被观看的客体位置,这种视觉塑造,在超级英雄类的科幻电影中更为明显,如《钢铁侠》身边的女管家,《X 战警》中的暴风,《复仇者联盟》里的黑寡妇等形象,其还是趋向于凸显女性的身体特征,在紧身衣的包裹之下,这些女性看上去十分的性感与美丽。

  

  可见,即便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但女性形象的改变却还是漫长与艰难的,从科幻影片的配角到主角是一个不小的成就,但如何表现女性主角则似乎是近些年来好莱坞科幻电影开始考虑的问题。

  

  2009 年,《阿凡达》一片中的男女主角皆以“异形”的身体特征出现,即便拥有性别身份,却也丧失了部分源自于女性身份的吸引力,一定程度失去了被观看的价值。

  

  而这部影片中更有品读价值的女性角色则是格蕾丝博士和女战士楚迪,影片中两人都个性独立、强势,没有男性的羁绊,对个人命运拥有强烈的自主意识和操控权力,尤其是格蕾丝博士,不仅拥有优秀的专业背景,而且一反既往叙事模式中对于女性科学家冰冷、无情的形象塑造惯例,变得综合了感性和理性、智慧与温情于一身的美好形象,表现出强烈的女性主义色彩。

  

  2012 年《普罗米修斯》中拯救人类的希望落在了叫做伊丽莎白·萧的身上,她剪着一头短发,干练且具有领导能力,并未刻意强调其女性的身体特征。

  

  2013 年《地心引力》以桑德拉·布洛克为唯一主角,讲述其如何从外星空最终生还于地球的艰险故事,她勇敢独立并且拥有充分的智慧,保证自己最终得以“重生”。

  

  2014 年《超体》中的 Lucy 更是化身成为了救世主,成为拯救一切的关键。

  

  2015 年《超能查派》的女性角色压根儿从形象到个性都是反常规的,呈现出一个非常“异样”的母性形象。

  若将科幻电影作为理解女性地位的一个窗口的话,那么显然科幻电影中女性形象在最近几年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不仅表现在银幕上戏份的增加,更突出地表现在很多科幻电影开始单纯以女性作为主体角色进行故事的展开,并且也开始有意识地隐藏女性的身体特征。

  关注电影中的女性呈现,多从身体、观看等角度出发,那么,身体是如何被服饰所包裹和雕塑,就成为女性在大银幕上被呈现的关键切入角度。“服饰在影视中作为一种传达信息的外在媒介与文化符号,是电影中重要的一环。”作为一种传播手段与视觉符号,服饰在电影中对于女性的意义更为丰富多彩,女性与服饰也常常被组合为视觉奇观的一部分,在银幕上进行呈现。

  就电影而言,除开服饰最基本身体保护等功能之外,其用途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首先,服饰在电影中具备强烈的装饰性功能。尤其对于商业电影而言,如何呈现美是一个很主要的问题,服饰是具备了强烈视觉感官刺激的电影道具之一,便担当了此重任。

  比如,历史题材的影片,常常会将华丽的服饰设计作为影片的重要卖点,而且具有设计美感的服装可以带给观众的视觉享受也是非常重要的。

  

  其二,电影的服装设计还具备认知功能。即服装设计往往与人物的职业、身份、性格等等相关联,《卧虎藏龙》中的李慕白常身着一身长衫,看上去飘逸、超脱,符合他侠客的性格。《王牌特工》中的特务哈里身着订制高级西服套装,追求细节与其身份特质相得益彰。《沉睡魔咒》中的安吉丽娜·朱莉身着黑色的斗篷,配合上大红的唇色与夸张的头饰,整个角色便洋溢出一种邪恶感。

  

  另外,电影中的服装设计还具备一种文化特征,也就是说在好莱坞电影里,服装还是区分文化、民族、地域的主要手段。在好莱坞电影中,往往可以明晰地辨别出角色的地域或者文化身份。

  那么,具体到好莱坞科幻电影中,服装造型除了以上几种功能之外,其还具备额外的意义与特点延伸。

  

  科幻电影常与未来、想象有关,其服装设计因此也充斥了更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创战纪》中(更多影视干货请关注淘梦:iamtmeng)电子世界角色的衣服贴身而且具备多重功能性,其穿着方式也异于普通服装,呈现出一种超现实感。

  

  但是,科幻电影的服装设计并不能是天马行空的无限畅想,而应该和科幻电影的科幻精神一脉相承,是基于科幻主义之上的对服装合理的想象和设计。另外,科幻影片在描绘未来社会时,又常常塑造种族对立和阶层冲突,这就让服饰设计也必然地具备了浓重的意识形态色彩,重要作用不言而喻。《云图》中裴斗娜和周迅饰演的角色,明显还是西方视角下的东方娃娃形象。

  

  基于科幻电影服饰造型的基本特征去观看新世纪科幻电影中的女性服装造型的变迁,就会显露出更多的信息。

  以视觉化、奇观化作为主要吸引力的科幻电影,女性自然而然被这样一种“观看”而被纳入到科幻电影的图像表征之中。

  其最为典型的表现特点,便是科幻电影中紧身服饰在女性身上的使用。

  在男性对女性躯体和美貌的追求中,科幻电影常会用紧身贴体的服装造型来呈现电影中的女性形象。

  

  《黑客帝国》中的黑客崔妮蒂常穿着一身黑色的贴身皮衣,不仅塑造了角色凝练的性格特征,同时让她作为一个女性的身体曲线毕露。

  

  《X 战警》中的暴风女和魔形女同样都身着贴身的衣物,彰显了其形体特征。

  在另外一些科幻影片中,女性的身体特征则逐渐被消隐,而其手段则多是通过厚重、宽大、简朴的服饰设计。

  

《盗梦空间》中的艾伦·佩吉穿着男性化,而且电影中的角色并未强调性别特征。

  《星际穿越》中的两位女性,安妮·海瑟薇是优秀的宇航员,而杰西卡·查斯坦是位科学家,前者同样穿着厚重的宇航服,而后者更是穿上了美国男性工人常穿的工装夹克。这些轮廓刚硬的服饰设计,很难再体贴地衬托出性感的身体曲线。(更多影视干货请关注淘梦:iamtmeng)

  可见,这些科幻影片想要强调的显然不是女性常常被观看的身体形态,反而是其突出的、独当一面的个人能力。可以说,当下部分科幻影片逐渐在影像空间中还原女性的社会角色,女性开始不再单纯地成为顺应男性,或者被男性拯救的对象。

  

  实际上,商业电影为了响应消费、娱乐主义的时代,电影中女性作为一种消费商品的意象不仅没有降低,反而有所增加,很多电影中对女性身体的暴露越来越多,这种用身体凝视吸引消费者的行为无处不在。

  从电影产业来看,越来越多的女性导演、制片人活跃在电影制作的前沿,凯瑟琳·毕格罗凭借一部描绘男性的影片《拆弹部队》获得 2010 年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安吉丽娜·朱莉也开始进入到导演拍摄的行列,也有越来越多的女演员敢于声张薪酬平权的话语。

  

凯瑟琳·毕格罗

  科幻电影具有强大的视觉奇观式特征,在当下也被深深地烙印上消费主义的痕迹,愈加符号化和视觉化的形象自然是电影制作者在追求商业利益的行为之下的选择。从这个角度去思考未来科幻电影中的服饰设计,首先应当更加客观地认识到紧身式的服装造型设计,其并非仅限于女性形象,很多男性形象也常身着此类衣物。

  近年来男色消费文化兴起,男性身体开始被以性感的造型设计予以呈现。紧身衣的特质在于其奇观化和非现实化,这也是科幻电影为了塑造科幻奇观的一种视觉方式,也是响应消费主义需求的一种主动选择。

  

  未来科幻电影的服饰设计,毫无疑问会越来越好看,比如在 CG 技术的辅助之下,科幻电影的服装完全可以被电脑制作出来,而不需要建基于现实中的制作工艺和服饰材质,因此也就有了更大的想象和设计空间,比如《创战纪》中会发光、变形以及智能交互的服饰,代表了科幻电影的服饰设计的一种前沿。

  但这的确彰显出科幻电影的一种弊病,即过度注重视觉的层面,没能较好地统筹观看与思辨之间的复杂关系,而这一点却是成就一部科幻电影是否经典的关键。

  

  在技术发达、视觉文化席卷全球的时代,一部优秀的科幻电影不应该仅仅关注视觉层面是否炫丽,比如场景设计是否宏大、服饰是否前卫等等,而应当以故事呈现、人文关怀为基础,将这些元素有机地融合为一体。

  实际上,这也是未来科幻电影的服饰造型所应思考的一种设计思路,即技术的先进并非提供给科幻电影的服饰设计一种无限度试验场,而视觉策略也并非科幻电影的终极目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