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名知识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生活常识

“将皇后终身监禁”四年后,皇帝爬冷宫屋顶轻声哽咽:朕很想你

2020-06-26 01:12:52博名知识网
漫天雪花下了半月有余,丝毫未见停歇,整个帝都被白雪掩盖,偌大的皇宫仿佛被冻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雕。天禧宫里阴冷无比,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血腥味。秦玉娇被挂在悬梁上,脚下吊着一块大石头将她的身子拉得笔直,身上早已经皮开肉绽,旧的血迹在身上干枯变成褐色,新的血迹出现在身上又是鲜红的,两种颜色互相交错,衬得她苍白的脸蛋愈发散发着诡异的神采。秦玉娇半睁着眼睛,一个人在此处听着

  漫天雪花下了半月有余,丝毫未见停歇,整个帝都被白雪掩盖,偌大的皇宫仿佛被冻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雕。

  天禧宫里阴冷无比,弥漫着一股腐烂的血腥味。

  秦玉娇被挂在悬梁上,脚下吊着一块大石头将她的身子拉得笔直,身上早已经皮开肉绽,旧的血迹在身上干枯变成褐色,新的血迹出现在身上又是鲜红的,两种颜色互相交错,衬得她苍白的脸蛋愈发散发着诡异的神采。

  秦玉娇半睁着眼睛,一个人在此处听着外面锣鼓的声音,今晚是她爱的男人娶别的女人的新婚夜晚,而自己的顾罚,是他送的礼物。

  “今晚朕大婚,你不打算祝福一下吗?”

  

5c395b98bc573.jpg

  咯吱一声,门忽然开了,外面的锣鼓声还在震天不断,今日的主角却一身大红金边的豪华囍服,傲然站立在她的面前。

  秦玉娇拨动眼皮看向他,顾青山的脸一如既往的英俊,就如同那日在雪山相遇时一般,英俊帅气、迷人,微笑的时候嘴角会有两个很对称的酒窝,融化她的心。

  曾经,她被这一笑紧紧地抓住了心,也为这一笑倾尽所有,倾尽了整个家族五百多人的性命……

  “顾青山,你杀了我吧,让我跟族人一起走。”

  顾青山走过去削断她手上的绳索,秦玉娇连人带石头一起重重的砸落到地上。

  她疼得骨头都快散了,也没力气再叫,只在地上本能的将自己卷缩成一团。

  秦玉娇想想就觉得好笑,当年的她驰骋沙场,多少人听到她的名号就畏惧无比,受伤无数也未曾吭声。

  如今却武功全无,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力道,在地上成了一个团。

  顾青山蹲下去,抓住她的头发往上用力拉扯,强行让她的脸正对自己。

  “今天是朕的新婚之夜,朕怎么可能杀你,好歹你也是玉媚的姐姐,难道不跟我们说声恭喜吗?”

  “恭喜,你满意了?”

  秦家的两个女儿,嫡出的大小姐秦玉娇,庶出的二小姐秦玉媚,一个好武,一个喜静。

  可能也正是那股安静的劲儿,让顾青山动心,甚至让他以为那日把他从雪山上背回来医治的人就是秦玉媚。

  秦玉娇从来不屑解释,也不想解释,以为一个误会而已,不可能比得过他们五年的生死情谊。

  她忽然笑了,全身唯一没有受伤的就是她的脸。

  秦玉娇的笑倾国倾城,又透着心死的味道。

  顾青山松开她的头发,拍拍手,外面走进来两个奴才,一人端着一份菜品进来。

  顾青山说道:“今日是朕大婚之日,普天同庆,也不能太冷落你了,吃完了,朕放你出去。”

  “我要是不吃呢?”她扫了一眼餐盘,狮子头和红烧肉,以前都是她喜欢的。

  “不吃的话,就把跟秦家沾亲带故的所有人一律绞杀。”

  秦玉娇眉头微蹙,秦家被灭了,跟秦家沾亲带故的人都夹着尾巴做人,顾青山要绞杀他们的话,少说也会再死五六百人。

  她不能看见曾经认识的人一个个惨死,秦玉娇爬到了红烧肉跟前,张开干涩的嘴巴,几乎不咬就直接把实物吞了进去。

  顾青山见她狼吞虎咽的吃的差不多了,才笑道:“双手沾满了鲜血的铁血卫头目果然不一样,自己亲人的肉也吃得这么香,小看你了。”

  “什么意思?”

  秦玉娇呆愣的看着他,自己的家人三天前被诛杀殆尽,这个狮子头和红烧肉难道是……

  “呕……!顾青山,你不是人,你是畜生!”

  “玉娇,你怎么能说你的主子是畜生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吃死人肉的,抬进来。”

  门外两个太监把一个血肉模糊的人抬了进来。

  虽然他被毁容了,可是从纹身看,秦玉娇一眼就认出来,他是自己的亲爹。

  想到吞咽下去的人肉竟然是亲生父亲的,秦玉娇趴在地上拼命抠着自己的喉咙。

  顾青山立刻命人将她手脚绑住丢到床上,全身扒光上了药之后,他走到秦玉娇的身边居高临下的说道:“今日朕大婚,偏偏玉媚的身体还虚弱得不能侍寝,还是你代劳吧。”

  “你要干什么?顾青山你别过来,你别恶心我!”

  “恶心?你不是对朕的身体很喜欢的吗?你曾经说过,为了朕,你什么都能做,怎么能食言呢。”

  顾青山扑向她,将浑身是伤的秦玉娇压在身下。

  后面的事,几乎是水到渠成,衣服被粗鲁的扯破丢弃在秦老爷子的身旁,炙热的唇吻过她的锁骨,烫得她浑身颤抖不止。

  当着秦老爷的面,他暴虐的冲击着她,秦玉娇疼得抓紧身下的床单。

  

timg - 2020-06-16T210356.986.jpg

  这一晚皇宫的鞭炮锣鼓响了一夜,天禧宫的尖叫也响了一整夜。

  顾青山从这天开始,三个月再没有踏入天禧宫半步,秦玉娇因为被幽禁,伤势好了后也只能每天定时在天禧宫的院子里面转着。

  “玉娇。”

  她脚步停下,这个世界上会叫她名字的人,现在除了顾青山以外,只有……

  果不其然!

  秦玉娇转身看向大门,一个锦衣玉服的女人华贵无比的出现在宫殿门口,精雕玉琢的小脸上透着粉色的红润,一颦一笑间都好似春风般温柔。

  “玉娇,我终于见到你了。”她笑意嫣然地款步走近:“皇上本不想本宫来的,都是太医说妹妹身子恢复太慢,出于关心,还是让本宫来了。”

  “关心?”秦玉娇慢慢走过去,抬手用力的给了她一巴掌。

  秦玉媚也不躲开,结实挨了一巴掌捂着脸说道:“姐姐,何必动这么大的气呢,妹妹也是关心你”

  秦玉娇抓住她的衣领骂道:“你如今是皇贵妃了,他也未曾娶后,在后宫影响力最大的便是你。为何你不劝他,你知道秦家被灭门了吗?你知道父亲是怎么死的吗?”

  秦玉娇越说越激动,正在情绪亢奋的时候,被秦玉媚抓住手腕轻轻一掰,秦玉娇差点跌倒。

  她的武功不高,此时面对秦玉娇这样武功废掉的人,却是足够了。

  “姐姐,秦家被灭门我当然知道,这是我做的啊!”

  “你……”

  秦玉娇呆愣的看着她,原以为她是自己的妹妹,也是秦家的一份子,现在她却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明明都是秦家小姐,为何父亲把我嫁给一个痴呆联姻,却想让你做皇后?难道只因为你是嫡出的,就比我天生高贵?我母亲是怎么死的,我是怎么在那个智障手下苟延残喘的?这些,你们都知道吗?”

  说到愤激处,秦玉媚表情渐变得狰狞而失控:“他也是我亲爹,却反对皇上娶我,新帝登基罢市要挟他娶你,凭什么?他根本就不配做我爹!”

  顿了顿,秦玉媚精致的小脸几度扭曲后,忽然低声对着秦玉娇耳语:“其实最重要的是,他知道是谁把皇上从雪山背回来的,又是谁衣不解带的在别院照顾他半个月等他苏醒。

  爹还知道是谁为了给青山求药,去敌国低三下四求来了药,更知道是谁在求来药之后倒下在家里躺了半个月才下床。”

  秦玉媚步步紧逼,秦玉娇步步退后。

  

timg - 2020-06-17T193253.058.jpg

  这些都是当年秦玉娇做的事情,当初为了救他的命……

  “姐姐,我喜欢皇上,他醒来的时候捏着我送给你的荷包,看见我的时候,把我当成你了啊!

  我现在的一切都是在这件谎言上得到的,你说,我怎么可能让任何一个人破坏我的幸福。”

  “可,就算这样,我这些年从未想过戳穿于你……”

  秦玉媚嘿嘿的笑了两声,似乎不屑于秦玉娇曾经做的一切让步。

  “所以你才陷害自己的家人,卖国通敌,让自己家人被灭族,觉得这样就没有人再有机会戳穿你?那你为何不怂恿他直接杀了我?”

  “我留着你,当然是想让你看看,什么叫地狱!”秦玉媚的手指从她的脸颊旁边划过去,留下一道红色的抓印,“相较于我前些年的那场联姻,如今这般境地,你也好好受过体验体验不好吗,哈哈哈……”

  秦玉娇心里如同五爪撕挠,疼得呼吸不过来。

  妒忌一旦在一个魔鬼的身上发芽生根,结局就是一场恶果。

  “秦玉媚,我杀了你!”秦玉娇冲上去愤恨无比,用尽全身力气想掐死她为家人报仇。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道爹怎么死的吗,你知道吗?”

  秦玉娇现在还觉得痛心疾首,她父亲的血肉被塞进嘴里的那种滋味儿她永生难忘。

  被她如此般掐着脖子,秦玉媚不但不怒,反而笑了起来。

  “你干什么?”

  事出突然,顾青山突然出现,用力一甩,将秦玉娇抛到了地上,一脸紧张地搂住了秦玉媚的腰。

  秦玉媚顺势倒在了他的怀里,眼睛在这一刻变得红红的,最后竟落下泪来:“青山,姐姐她,情绪太激动了。是我不好,不应该这个时候来的,都怪我不听你的话。”

  “这不关你的事情,朕知道,你是想来给她把药送到的。”

  顾青山一看见秦玉媚委屈的样子心里就别扭不是滋味,脸色瞬间黑下来,英俊的脸庞上覆盖上了一层黑气。

  他狠狠地掐住秦玉娇的下巴,把她从地上拽起来骂道:“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几天不合眼,才找到了给你调养身体的药,你居然这么对你的妹妹,你还是人吗?”

  “来人,把她给朕绑起来,只要不死,不许她离开这里半步!”

  “青山你别这样,姐姐只是一时激动而已,她不是故意的!还请皇上看在我们姐妹一场,让我留下来照顾她,好吗?”

  秦玉媚说得楚楚可怜,顾青山轻轻搂着她,眼光洒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被华服折射出来的光线格外耀眼。

  秦玉娇心如针刺,这份恩爱原本是应该属于她的,而现在……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文选公众号,生生伴读,回复,秦玉娇,即可查看

-